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小说上任打洞的县太爷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1742的一天,山东范县(今河南范县)城里十分热闹了,大家欢欢喜喜把这个新县官迎新县衙内。这个新县官入县衙内坐了片刻,他就起身在县衙内外走一

1742的一天,山东范县(今河南范县)城里十分热闹了,大家欢欢喜喜把这个新县官迎新县衙内。这个新县官入县衙内坐了片刻,他就起身在县衙内外走一走,看一看,大家陪着他步行,认真地解答刚来情况陌生的他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他突然对身旁的各位说道:“我要在这里打洞。”  师爷等一行人听了这样的话,认为县太爷在说玩笑话,大家没有在意,没有点头同意,只是无声地微笑。新县官放开声音,皱着眉大声说道:“我要在这里打洞,你们为何不言语呢?”  新县官刚来上任,提出要在此打洞,他为什么要这样办呢?怎么要做出这个打洞的怪事情来?  这个县城里前几天大街小巷里议论纷纷,说有一位新县官要到范县上任了。城里百姓们不知这个新县官是一个什么模样,大家忙忙碌碌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这个新县官的到来。大家等呀等,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就是不见轿子和鸣锣的热闹声响。这一天人们又望呆了,好多人正准备离开时,只见远远地来了三四个汉子,走在前面的人约五十岁,身材较瘦小,眉清目秀,穿着布衣,穿着草鞋,边走边观望着。人们没在意这几个人,这几个人走近了大家,笑容满面。前面的人向大家示意自我介绍后,众人才明白他就是来新上任的县官,这个土里土气的新县官不坐轿,不鸣锣,跟老百姓毫无一点区别,穿的谷草草鞋,这样一个土里土气的人。大家虽然向着他面带微笑,心里在疑问,难道说他就是要在大堂上拍板的“县太爷”吗?  一个粗布衣的瘦小汉子,一个没有一点官架子的县太爷,像百姓一样穿谷草制成的草鞋,一个穿着草鞋的“草鞋官”啊。  草鞋官到了县衙里,众位公人都是面带微笑心里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根本不相信他是新上任的县官。这位草鞋官就这样到来了,惊得衙役不知所措,那衙里派去迎接的人也不知在何地错过了呀,大家拥着把这几人迎进了县衙里坐下上茶。草鞋官进了县衙,大家又忙于礼节,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他。他对大家说道:“各位不要去浪费,粗茶淡饭对我适合。”  迎接之宴,“县太爷”坐上位,他被指定坐的特位,他对大家说道:“我坐此位就高吗?高低要民众认可才高呀!”  大家用名酒举杯敬“县太爷”,他对大家说道:“你们为何这样对我?这杯里的昂贵酒一点一滴是民众的血汗,饮一杯酒的钱贫民一月食的粮食才能变得,省一杯昂贵酒减少了百姓多少疾苦啊?不要把民众的血汗往我肚中灌,这样不是敬我是害我呀!我告之的粗茶淡饭,饮起来合我味,吃起来我合口。”  大家还是站着微笑而举杯敬他,这个草鞋官收住微笑,站起身来说道:“本餐就此下席了。”  同席陪者各位心中慌了向他说道:“大人初来,不周之处请训,定改,定改。”  草鞋官说:“你们做得很周到,就是我这个被你们称的‘大人’之语却成了耳边风,这样下去,今后千万句话不就是废话了吗?我讲的以茶代酒,便饭饱肚,为何要这样来浪费?”  大家只好照办,收了酒杯换茶杯。  这位草鞋官长期微服私访,像个平民的他常常去民间接近民间百姓,他就是厌恶打“回避”和“肃静”牌子,更厌恶锣鼓开道惊民众。他就是布衣草鞋形象出现,就像个一个被风吹雨打烈日暴晒中耕耘的平民百姓。  有一天那西边的太阳悄悄下了山,他粗布草鞋出行和两随从赶回衙去。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到处寂静无声,三人路过一间低矮的破茅草屋子,听见屋里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来。这个草鞋官从小也爱读书,三岁就识字,在父亲的指导到八、九岁能作文联对,少年时随父立庵至真州毛家桥去读书,先辈陆种园先生处学填词也只有十六岁,年仅二十岁左右他就考取了秀才,二十六岁至真州的江村教书。1732年,壬子雍正十年秋赴南京参加乡试,中举人。他44岁,即1736丙辰,乾隆元年,二月至三月,在京应考,中二甲第八十八名进士也。  清贫之家传出了书声来,他止步站着听了起来,对两随从说:“进屋访之,书声惊我心。”  两随从说道:“大人,天已经黑了,回衙休息,改日再来访之,今已步行疲劳了一整天了。”  草鞋官说道:“朗朗书声惊我心,草屋定住不凡人。访之,访之。”  三人倾刻走进了贫门之家,他们一看是一个穿着多处补疤衣的青年在秉灯夜读,他心中很感动地说道:“拜见有志的读书人,突来有扰请谅,请谅。”  青年人见有人进屋来,合书起身迎接。坐下谈论中领悟是面前这个瘦小粗布衣的汉子是本县县太爷,连忙跪在他面前说道:“大人走进我寒舍,贱民怎么敢领受?”  他扶起读书青年说道:“你就不必这样跪拜,叫什么大人了,就叫我友人吧,这样合适。你这茅屋虽破志不破,茅屋虽矮志气高。饱读书益志哟,你这个年轻人人穷志不穷啊!”  青年人万分感激,站起身来一时说不出话来,双眼里热泪滚滚。草鞋官打破沉寂说:“今夜有缘,我们结拜为哥弟,你这个年轻弟弟就叫我老大哥吧!”  年轻人听了感动得泣声而应:“你这样的官没有一点官架子,愿结耘田者的我为弟,我就再跪地拜大哥吧!”  草鞋官连忙牵起跪拜小弟说:“免了此礼!免了此礼!”  油灯发出的光太微弱,但几人的谈笑风声使茅屋增加了光亮。草鞋官及随从三人就要离开茅舍了,他又鼓励了夜读青年贵在坚持,从身上衣里摸出碎银赠送而去。  从此这个草鞋官就和这个青年成了一个忘年交了,他常常鼓励他读书习画,他又省吃俭用把省得银子资助这个贫困的耕读青年。这个贫困青年姓韩名梦周,他没有辜负这个结拜老大哥对他的希望,一边耕种田地,一边发奋读书,功夫不付有志者,后来他也中了进士。草鞋官晚年画竹消遣,游遍四方,那位年轻的进士弟也没忘记这个画竹老大哥啊。  1746年,即乾隆十一年,这个像百姓一样的草鞋官五十四岁,自范县调署潍县。这个草鞋官惜民之举传遍了四方。这里听说草鞋官来潍县上任,几个不怀好意的上流知道他在途中,决定给他这个新官来一个下马威,使他屈服于当地“名流”。他们几人暗地商议起来,思考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大家议论了很久,没有上策之计,许久“妙”办法出来了,几人说出了“妙”办法,大家哈哈大笑,于是决定照这样办。他们叫人去把轿夫找来,对轿夫酒足后如此吩咐。轿夫们和这几个上流人是老相识,连忙说道:“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几个轿夫离去,几个上流人物没散去,他们点着头,等着大快人心的消息早点传来。  被窜通了去接新官上任的几个轿夫,想先捉弄捉弄他一番,探探这个新县官的脾气怎么样。步行的草鞋官被他们接住了,一阵笑脸问候,礼样照常。领班衙役叫草鞋官上轿,草鞋官见了也没有多推辞,他也只好坐上了这乘轿子。上了轿的草鞋官坐在轿里,仍撩开旁边轿帘,观看沿途景色,看着来往行人叫衙役不得呼回避,都是分道而行。没有一会儿草鞋官他便觉得轿子像簸箕一样,颠颠簸簸,摇摇恍恍,远山在崩倒,近树在被狂风劲吹一样摆动,这样坐在轿里似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抖出来似的。他问领班衙役说:“这轿子如此摇抖这是怎么回事呢?”  领班衙役说:“大人呀,这就是潍县的规矩呀,摇动,摇动,摇摇动动才会官运亨通,这样就会使大人不久官至京城啊。”  草鞋官听了皱了皱眉,摸摸下巴胡须,他也没有再多言语了,他把头缩回了轿里去任随颠簸。又一会儿,领班的衙役高喊“歇肩!歇肩!歇肩啊!”  这“歇肩”轿夫们本该把轿子落下地,再将轿杆从这个肩膀换到另一个肩膀上去,然后再继续抬着走动。但这几个被窜通的轿夫们,见这个瘦小的县官大气未出,认为他这个人好欺负,于是几个大喊:“一、二、三,举手来歇肩!”便把轿杆一齐举过头顶就这样换到了另一肩膀上去了。有位大胆的轿夫竟放肆地大声哈哈笑着说:“今日抬轿太轻了,太轻了,轻得不如一只飘飞的燕子,就像放的屁一样重,这样还用得着换什么肩呢?”  草鞋官在轿子里听得清清楚楚,深知如此戏言,但他忍着仍未作声。又走了一会儿,他命轿夫们落轿。他下得轿子,遥望前方指着不远处指问道:“那里堆码的那些是一些什么‘宝贝’呢?”  管事回答道:“大人,那不是什么‘宝贝,’就是人制成的坯,准备建房和盘炕用的泥坯子啊。”  他又说道:“那‘宝贝’方方正正,棱角分明。我远道而来,不知这里这样的泥土坯这么样式标准,还能用于建房子啊。你们去搬十几块放在这轿里吧,带回县衙里去,学学是怎么做的。”  几人互相瞪了几眼,内心不高兴,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几人只好走向土坯处,用双手把土坯抱起,走向大路,走进轿旁。  这种土坯装进了轿内,一块约十几斤重,加上草鞋官他的身体重量,重新上路后累得轿夫们气喘嘘嘘,大汗如雨淋一样,几个人自认倒霉暗自摆头叫起苦来。行了十来里路的草鞋官说:“落轿,落轿!”  几个轿夫听了巴不得歇会儿,于是赶忙落下轿子。草鞋县官又说道:“我这个人步行比坐轿子还舒适,看你们累成这样,我心痛啊,就让我自己步行吧。”  管事和轿夫们岂愿新县令步行,大家跪在他面前谢罪。他把他们叫起来说道:“这宝贵的土坯就放于此,待闲了把土坯再运进衙内吧!”  大家非常感动,土坯被取出了轿。大家心知肚明,这个瘦小县官头脑之聪明,他就是这样巧妙地先给这些乡绅和轿夫们来一个下马威,令大家对他这个瘦小身材变得高高大大,肃然起敬。    那一年的山东省闹大饥荒,瘦得皮包骨的灾民们吃了草根吃树皮,草根树皮吃完了就出现人相食的野蛮现象。路边横尸骨,乞丐成群行,处处见扶老携幼逃荒度日之家人。这潍县原本是个繁华之处,可是灾荒连年不断,致使一派凄惨残景。草鞋官调到这个县来任知县,在潍县主持救灾成了草鞋官的件大事情。他不向上级报告,自己就毅然决定打开了官仓,借粮食给老百姓们应急救命。这天他对下属说:“今日开仓,把粮食借给饥民们救命。”  下属们听了,个个瞪眼不语。  草鞋官说:“看来我的话是耳边风吹过,你们是怕开仓借粮担责吧?”  下属们都苦苦劝他说道:“大人要慎重从事啊,这开仓借粮给百姓们,没有上报上级公文批准,这就是擅自作主,这样打开了官仓,上级知晓我们是要受到惩处的呀。”  草鞋官说:“我眼见这样的悲惨状况,如果把粮食装在仓里按程序等上级批准后再济饥饿民众,这些饥饿的百姓早就见阎王去了,那样的程序就是雨后送伞。你们放下心来吧,我是这里的顶梁柱,这责任就由我一人来承担吧!决不连累你们半点的。”  草鞋官说完,叫师爷立即写借粮济民告示,他又亲自到粮仓处,亲临借粮的场面他才放了心。  草鞋官果断决定开仓借粮救了灾民们,这样做果然救活了很多人。这借了粮食的灾们无法归还粮食,草鞋官干脆让人把债券入火准烧了。灾民们个个都很感动,都说草鞋官是救命的菩萨现世,大家念着草鞋官长跪不起。饥民永远忘不了这个草鞋官体恤灾民、爱民如子的所作,个个说他是一位真正的为民清官啊。  那天那个新县官他对各位又说道:“今天各位要辛苦辛苦,去找石匠带来铁锤、钻子把这墙打几个洞。”  大家听了,互相对视,不知新县官讲的是什么话,把墙打洞之事有何意义呢?新官见大家不知其意,又说了一遍:“请各位去找石匠把铁锤、钻子拿来把这墙打几个洞。”  他说的这个墙是县衙的墙。这次大家虽然听明白了他讲的什么,但不知新县令这样做是何意义。大家微笑着问他:“大人,这样把墙壁打洞之作意义何在呢?”  他拂了长袖,用手摸着下巴那撮短胡子说道:“我郑燮就是要这样做,这里面是多年来官老爷住过的地方,这样做就是灭那屋子里的霸气、放那屋子里的俗气,让我住在里面通民气,使我以老百姓心相连。”  这个自称郑燮的人是江苏兴化人,生于1693年11月22日,逝于1765年1月22日,享年73岁;字克柔,号板桥。他就是写如今孩童随口背诵的“千里捎书为一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的诗作者。这个穿草鞋的清官不修边幅,不讲究做官排场,不摆官架子,他又常常到民间体察民情,与民同甘共苦。上级来视察的官员时常找不到他这个人,他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上司,这样怠慢了就得罪了上司的草鞋官被罢了官,官帽被摘下。摘了官帽的草鞋官望了望县衙,和大家道别走出了这个县衙。这里的百姓们舍不得他呀,都赶来为他送行。郑板桥他对随从说:“去给我雇三头毛驴来。”  随从问:“雇毛驴何用呢?”  郑板桥说:“雇一头我自己骑着在后行,一头让你骑着在前边领路,一头驮这些简单的行李。”  草鞋官郑板桥做县令长达十二年之久,两袖清风,离任是如此贫穷,送行的人们见了感动得流眼泪。人们送了这个草鞋官一程又一程,大家依依不舍他去。他也舍不得各位,和各位手拉手说:“送行千里,终有一别呀!你们回去吧!我没有什么赠送给你们,用我拙画赠之留念。”  郑板桥他又思索起来,左手摸摸下巴那胡须,右手执笔在画上题诗一首:“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杆。”  大家接画流泪,走了!走了!大家望着草鞋官郑板桥上了毛驴背。走了!走了!草鞋官走了!送行的人们站在那里再看不到这个草鞋官的身影了,人们久久地站着,很久很久还没有回转移步。  这位被罢官的草鞋官回乡这样度晚年,他以画竹为生,他就是这样度过了他贫寒而很有气节的一生。兰、竹、石他作为画的题材,因为他认为兰花开放四时不谢,竹子在雪雨腥风里黄了又青,青了又黄,竹子不向风雨低头,不向霜雪弯腰的不屈服精神,石头屹立代表千古万年不败啊。这就是他那倔强不驯的性格和高尚的品德。他的竹画就是那么几竿竹子、一块耸立的石头、几株盛开的兰花,构图虽然十分简单,但构思和布局显得十分地巧妙、逼真,用墨的浓淡映衬出立体感来,那些叶子都是一笔勾画而成,虽然其颜色只有黑色一种,但能够让人感受到无限的勃勃生气和不落俗套的感觉。  那一天那个新县官郑板桥要在这县衙墙上打洞说是灭霸气、放俗气,通民气,大家听了才恍然大悟,他这个县太爷才是要打一个墙洞,用这个天天见的墙洞警示和严格要求自己呀。 共 540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过频容易造成不射精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退还

下一页:迷茫的夜色江山文学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