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偷来的幸福

2019/07/13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你幸福吗?”“嗯”“那就好……&rdquo

“你幸福吗?”

“嗯”

“那就好……”

一双布满时间岁月的手轻轻抬起,却又被这不可抗的重力强拉了回去,无力的捶了下来。

“还记得吗?你5岁那年,突然有一天你爱不释手的每天抱着本书看,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吓到了,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认识那么多的字呢?只当你是胡乱翻看,被这陌生的东西给吸引了去。但是……现在想想,那么认真的表情,倒真不像是胡乱翻看着的”

我随即一顿,低下的头轻轻抬起

“告诉你个秘密”说完便笑了,他说那笑如冰川融化,溪水潺潺流过,细腻如丝。

“什么?”慈祥的笑容于脸上绽开,似不相信还有他不知道的事般,毕竟他伴在他面前的这个人身边已半世。

看着窗外阳光正好,这泛白的房间却让人心生凉意,可是这久远至此的时光,真的很适合剖露心扉。

“5岁那年,我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甚至梦到了你暮年已致,华发满头……”我低头顿住,那记忆虽已模糊不清,但仔细想来,却也能阐述。

“那你呢?”他先是一震,而后开怀大笑,如婴儿般不知忧愁。

“碌碌无为,孤身一人”

他努力伸手摸上我的头,会心一笑“谢谢你”

不快不慢,恰到好处。

抬起头看他,不知是什么心情,缓慢开口,

“不客气”

我握住他那只长满蚕茧的手,忆我所能忆的所有往事,只和他的事。

微风吹过,他的眼睛开始模糊,恍有泪水覆盖了他的双眼,有那么一刻,他的面容光彩异常,肌肤似雪,美的不可方物。

“你看到了吗?她在向我招手,她真美啊!和年轻时一样……”他的声音充满磁性,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摸在发上的手掌轻轻滑下,落到洁白的令人厌恶的病床上,我看着他紧闭的双眸,笑出了眼泪。

病房门被轻轻推来,一个高瘦的年轻混血男子慢慢向我们走来,温暖的手掌伏在我的双肩上,低头在我的耳边低语“有我在”

我抑制不住内心复杂的情绪,转身抱住他的腰身,放声大哭。

他轻拍我的背,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他是幸福的,他是幸福的……”

我哽咽着点头,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用沙哑的声带发出模糊的声音

“你知道吗?我作弊了,我经历了两次人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作弊得到的,包括你.”

“傻瓜,那只是个梦”

“是吗?”

男人包皮怎样算过长须要做手术吗
昆明医院治癫痫病
癫痫病怎么才能治好
标签

上一页:无题2385

下一页:村庄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