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言魔论 第十七章:不愿修炼

2020/02/15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言魔论 第十七章:不愿修炼深褐色的大地,零零散散的白骨散落在地面,随处可见,宛如饰品般点缀在魔狱贫瘠的大地。只是这种点缀却没有任何美感

言魔论 第十七章:不愿修炼

深褐色的大地,零零散散的白骨散落在地面,随处可见,宛如饰品般点缀在魔狱贫瘠的大地。只是这种点缀却没有任何美感,却是给魔狱又增添了不少阴森恐怖之感!地面上偶尔还会有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魔化动物,在贫瘠的土地上小心翼翼的觅食。有些小动物甚至长的特别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可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看到

它们那血红的双眼和锋利的利齿!

远处一座座高低不同的山峰,远远的望去宛如一头头远古凶兽匍匐在地平线一样,仿佛整个山体都在散发着淡淡的魔气与煞气。相比较与山峰而言,远处的森林仿佛更想是魔鬼的巨口一般,血月的光芒也照不进去,里面漆黑一片,仿佛是一个黑洞一般,吞噬着所有闯入者的生命!

魔狱里没有白天黑夜之说,头顶的那轮血月仿佛恒古以来就悬挂在那里,不远也不近,就那样静静的释放着它的光芒,照耀着魔狱,把魔狱笼罩在血光里!一团团厚重的魔云在魔狱的天空中静静的飘着,偶尔把血月遮住,魔狱里就会突然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昏暗里还带着血光,所以整个魔狱就成了暗红色!

所有进入魔狱,能够适应魔狱的生存法则,并且成功活下来的生灵,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在逐渐的被魔狱同化成为魔头的同时,所有的人都曾静静的望着头顶的血月,都曾想过同一些问题: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血月到底是什么?”

“这里明显是人为形成的,那群人到底要干什么?”

“每三年的投食,那些亿万万的生灵,是从哪里来的?按理说就算是倾尽整个世界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生灵啊。也许倾尽整个特别强盛的世界或许够一次投食,可是魔狱里是每三年一次啊!每三年一次……每次数不尽的人流……魔狱存在了那么多年,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生灵啊!!”

“这该死的魔狱能不能出去?”

……

无论魔狱的生灵怎么想,无论怎么挣扎,结局依然不曾改变!血月依然静静的悬挂在天空!三年一次的化魔也从未间断!每次的投食依然是无尽的人流!至于血月,漫长的岁月里跟定有不少强者试图冲击血月。可是毫无例外,全都撼动不了血月分毫而且每次魔狱里还会被清洗!最近的一次是剑魔对血月的冲击,离血月最近。可是结果呢?血月依旧,剑魔消失,魔狱清空过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这些问题,龙应天当初也曾坐在小山的顶部,呆呆地望着血月思考过。和别的魔头一样,他所有的想法都随着岁月无情的冲刷变得渐渐模糊,当初的挣扎也在岁月和现实面前变得可笑至极,曾经的铮铮傲骨,也在每三年一次的化魔下,变得不堪一击!

当初听到别人说每三年一次的化魔实际上的本质不是化魔,而是饲魔,是投食!他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心里的愤怒,他竟然成为别人饲养的猪羊牲口,可笑至极!可笑至极!所以在第一次化魔时,他杀的很疯狂,为了发泄心里的怒火,他完全丧失了理智,不停的杀戮。后来清醒后,他才知道,他的愤怒受到了血月的影响,他依然像是猪羊一般!哪怕杀再多,依然是猪羊!当时他心里的郁气何其之盛。可是,渐渐的,不知道从哪一年,哪一次化魔之日开始,他竟然渐渐的麻木了,甚至是习惯了!当初的狂,当初的傲,慢慢的消失,是从骨子里消失,而不是乐意隐藏!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剑魔!那个他记忆里早已死亡的男子……

甩甩头,仿佛要把那些杂乱的思绪甩出去,龙应天收回望着血月的目光,暗叹一声。想出魔狱,何其之难,难于上青天啊……

“天弃,别弄那堆骨头架了,下来!”

收了收心神,龙应天朝着不远处正往骨龙身上边爬边嘟囔的天弃喊到!此刻他们正是在洞府前的小广场上!

“奇怪,怎么就是不动呢。明明记得他们会动的……”

从骨龙上下来,天弃边嘟囔着,边朝龙应天走来。还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的骨龙,好像是怕它们趁自己转身看不见时突然动起来一样!

看着天弃的动作,龙应天不禁一阵发笑,这家伙的好奇心太强了,而且还特别固执,想知道的事弄不明白就不肯罢休!

“龙叔,它们怎么就是不动呢,我明明记得他们能动的啊!”

走到龙应天面前,天弃沮丧的和龙应天抱怨道。

看着面前的天弃,龙应天突然心中一动,随后嘴角上扬!本来改正纠结怎么跟天弃说修炼的事,现在眼前不是正好的机会嘛!

“这个……天弃啊,你看的没错,骨龙是能动!”

“真的?”

听到龙应天的话,天弃双眼突然亮起兴奋的光芒,随后整个人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拉着龙应天的长袍使劲的摇,边摇边说道:

“龙叔,你快让他们动,让他们动给我看看。”

“这个嘛,恐怕不行。当初我让他们动,是因为我需要他们帮助。现在我又不需要他们帮助!而且现在是你想要他们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所以你要自己动手。”

不理会天弃的撒娇,龙应天故作严肃的说道!

“啊?我怎么让他们动啊?我那么小,他们那么大……”

听到龙应天的话,天弃小嘴张的老大,目瞪口呆的说道。

“那就和我没关系了,是你要看他们动,又不是我,所以要靠你自己了”

“我怎么让它们动嘛!”

眼巴巴的望着龙应天,天弃沮丧的说道。

“反正我不会动手的,但我可以教你让他们动的方法!学不?”

看着装可怜的天弃,龙应天嘴角勾出一抹坏笑,低头对着天弃说道!

看着此刻一脸坏笑的龙应天,天弃心里一阵发毛,随后弱弱的说道:

“不学……可以吗…………”

“好,我现在教……”

天弃刚说完,龙应天笑呵呵的说道。可是刚说到一半,他就发现不对了,他才反应过来天弃说的是不学……按照他的设想,天弃听到他可以教他,天弃一定会兴奋的说好,并且会急切的要求立刻开始教他。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天弃竟然说不学!这让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一下子噎在嘴里,说不出的难受!

“混蛋,不学也得学!跟谁学的,开始耍滑头了。”

想到自己刚刚出丑,龙应天心里一阵恼怒!

“龙叔,可是我就是不想学啊……”

天弃苦着脸说道。

“不行!必须学,知道吗!”

“……”

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天弃,龙应天刚想怒吼,突然心里一顿

,他感觉天弃不对劲。如果说第一次第二次是在调皮,可第三次的沉默,并不像是调皮了,而是好像天弃真的不想修炼!不想修炼?那怎么可以。难道化凡九封的第一封不仅把天弃的灵魂和心魔封印,连修炼欲望也能封印?没有修炼的欲望那还整个屁!

“我们先回去!”

拉着天弃,龙应天闪身回到洞府。让天弃坐到床上,龙应天坐在他对面。看着面前低着头不说话,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等待挨训一样的天弃,龙应天柔声道:

“天弃,能不能告诉龙叔你为什么不愿修炼啊?”

“我怕……”

没有抬头,天弃把头埋的更深了,甚至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哽咽!

听到天弃的话,龙应天心里猛一咯噔,难道天弃的心魔没被封印?

“告诉龙叔,你怕什么?”

龙应天把天弃从床上抱到自己腿上,摸着天弃的小脑袋温声说道。他能感觉到天弃紧绷着的身体,代表此刻的他心里真的很紧张,或者是害怕!

“那天,我看到天空好多人在打架。你也在打架,身上好多血……我害怕……我不想变成那样……”

听着一阵阵哽咽的声音从怀里传来,龙应天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知道天弃说的那天应该就是化魔那天。他没想到,化凡九封虽然封印了他的心魔和一半的灵魂,可是失忆却不起大阵引起的,而是天弃心里本能的不愿想起那段回忆!如今天弃的情况就是依然是失忆,可脑海里还残留着一点画面。因为这些画面,导致他不愿意修行。他是怕自己也变成那样吗?果然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啊……

“傻孩子,放心吧,你不会变成那样的!龙叔向你保证!你要相信龙叔知道吗!”

“嗯……”

听着天弃柔弱的声音,龙应天一阵心疼,也一阵叹息。

“好了,你先休息吧。不想修炼就不修炼了。”

把天弃放到床上,龙应天一阵安慰。看着天弃睡着,龙应天暗叹一声。转身走向一个石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