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房术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彩钢集团

2020/01/18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房术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彩钢集团“嗷??????”的一声,办公室外传来了一声叫喊,接着又办室的门仿佛被砸了一下,响起了一阵撞门的声音:

房术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彩钢集团

“嗷??????”的一声,办公室外传来了一声叫喊,接着又办室的门仿佛被砸了一下,响起了一阵撞门的声音:

“咚……”

后面撞门的声音也就罢了,前面‘嗷,一嗓子的声音,却是让张琪感觉到有些熟悉,她也顾不上在继续悲伤,赶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咚……”

张琪刚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一个倚坐在门上的人,栽倒在了自己的脚下,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正是张琪的母亲刘桂华。

“妈,您怎么了?”看到刘桂华躺在地上,张琪赶忙蹲下身子,将刘桂华的头抱在怀里。

其实,刘桂华一直在外面偷听,虽然听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能听懂两个人的大概意思,在得知自己患了癌症之后,被吓的栽倒在了地

“呜呜??????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呀,都已经住了几个月的院了,眼看着就能够康复出院了,现在又给我判了死刑,呜呜。”此时,刘桂华被吓得浑身无力,只能是躺在地上大声哀号,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太大了。

本来今天对刘桂华来说,应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因为今天她就能离开医院,但是谁曾想这一次检查结果,不仅不能让她离开医院?反而是检查出她得了绝症。

这种大喜大悲的剧烈反差,让刘桂华心中根本无从接受,她现在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妈,您别担心,医生说您这病还没确诊,说不定是检查错了呢。”张琪安慰道。

“琪琪,你别再安慰我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只要医生通知下来,十有**就已经确定了,在检查也不过是糟钱而已?呜呜。”刘桂华一脸悲痛的哭喊道。

“大姐,您别着急,现在不过是初诊而已,我们也只是有些怀疑?要在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才能够确定您的病情。”女医生也走了出来,安慰道。

“不用再检查了,再检查一次也是受折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刘桂华一脸悲观的说道。

“大姐,您真的不用这么害怕,即便是您真的得了癌症?如果只是初期症状,还是有希望治疗的。”女医生安慰道。

“治疗个屁呀,癌症就是绝症?你以为我不知道呀,就算是治疗了早晚也会复发、扩散,我还不是早点死了,省的花了钱、又受罪。”刘桂华哭喊道。

“妈,您别再说了,我一定会给您治好的。”张琪抱着刘桂华的脖子,也一脸悲痛的哭了起来。

“哎??????”看到刘桂华反应这么强烈,女医生不禁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医生,这种事情她早就见的多了。

刘桂华被告知得了癌症以后,精神状态就有些不稳定?张琪安抚了她一番之后,将她带回了医院的病房里,并且一直陪着她、安慰她?直到晚上她睡下之后才离开。

“咯吱……”

一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张琪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原本她是想住在医院的,不过还是被她父亲劝回来了。

张保国在知道刘桂华的病情后,也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虽然刘桂华总是骂他、欺负他?但是两个人几十年的感情,却是谁也不能够替代的。

那一刻?张保国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不过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张保国必须要坚强、必须要承担。

所以,在刘桂华检查结果出来后,张保国比往日更加有担当,成为了母女两人的主心骨,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做出了一些适当的安排。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妈出院了吗?”看到张琪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伟,不禁扭头望了过来,问道。

“呼??????”听到了张伟的话之后,张琪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一脸落寞的走到了沙发旁。

“怎么了?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张伟疑惑道。

“呜呜??????”就在张伟再次问话的时候,张琪再次轻声抽泣了起来。

看到了张琪这个样子,张伟不禁愣了一下,而后走到了她的身旁,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我妈得了乳腺癌!”张琪哭泣道。

“什么!”张伟倒吸了一口凉气,也露出了一丝吃惊之色,道。

“呜呜??????”此时,张琪再也抑制不住悲痛,趴在了沙发扶手上抽泣起来。

“呼??????”看到张琪悲痛的样子,张伟也不知道该如何规劝,只能是伸出自己的右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张琪痛哭了一段时间后,才又渐渐的冷静下来,一双雾气朦胧的双眼望着张伟,问道:“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现在病情确诊了吗?”张伟问道。

“只是初步查出来了,还没有完全确诊。”张琪摇头说道。

“那就在检查一下吧,说不定是虚惊一场。”张伟安慰道。

“张董,你不是答应过要给我,要给我留一套紫晶花园的房子,并且会帮我付了首付的吗?”张琪伸出自己的小手,握着张伟的胳膊,说道。

“是呀,怎么了?”张伟问道。

“那套房子我不想要了,你能把房子的首付,折合成现金给我吗?我想要给我妈治病。”张琪楚楚可怜的看着张伟,说道。

“好,当然没有问题了。”张伟拍了拍她的手,道。

“谢谢。”张琪脸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道。

如果刘桂华得了癌症的话,势必要花掉很多的钱,张琪现在不仅仅要担忧母亲的病情,还要为她筹集治病的资金。

张琪扭头看了一眼张伟,心中暗恨自己没有用,她和张伟的年纪相仿,对方却已经成为了亿万富翁,自己却依旧是一无所成甚至连母亲的治病钱都不够。

第二天,张琪给张伟又请假了一天,要说服刘桂华做进一步检查,对此张伟自然没有理由去拒绝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答应如果她没钱治疗,张伟可以先借给对方一些。

张琪没有心情做早餐,张伟也只能在路上吃一些,然后才赶到华洋地产上班,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投入工作,而是回忆起这段时间的经历。

张伟之所以加入华洋地产一是为了换一个更大的平台,二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人脉和地位,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获得鸿鼎集团的股份。

张伟控制了华洋地产工程部后身份和地位有了显著的提升,要比一个小公司的董事长更有身份,但是,这还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期望。

张伟想要获得鸿鼎集团的股份,一是要获得张坤中的信任,一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并且在鸿鼎集团建立一定的威信。

张伟现在成为了工程部副总,并且掌控住了整个工程部,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不过,他毕竟才刚刚的升职,很难再立刻获得晋升了。

张伟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拉近和张坤中的关系,让张坤中逐渐的关注他,这样才有可能越过伯父三人直接继承鸿鼎集团总公司的股份。

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很难,尤其是想要越过三个父辈,必须要展现高人一等的能力,否则根本就难以服众,有时候年龄也是一种资本。

“咚咚咚??????”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张伟抬起头来看向门口,说道:“请进。”

“咯吱??????”张伟的话音刚落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田海文走进了办公室里,对着张伟露出一丝笑容,道:“张总,没有打扰您工作吧。”

“没有,赶紧坐吧。”张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

“谢谢,张总。”田海文客气道。

“怎么样?在采购部还适应吗?”张伟关心道。

“已经适应了,而且我是专程向您汇报工作的。”田海文笑着说道。

“那就好。”张伟道。

“张总,这是朝区的一个地产项目的采购清单,请您过目。”田海文一边说着,一边将文件递了过来,道。

“好,我看看。”张伟随手接过文件,而后低头看了起来,一开始到没有异样,而后却是变得有些怪异。

原来在这个采购项目的清单里,那个供应钢材的公司,让他感觉有一点眼熟,再仔细的确认了一遍之后,果然是钟建华的彩钢集团。

看到这张伟不禁暗笑了一声,这不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钟建华纵然是千算万算,恐怕也没想到会落到自己手里吧。

其实这个情况倒也很正常,大家都是经营相关联的行业,又都是大型的品牌公司,有合作关系并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碰上。

“田总监,这个供应钢材的彩钢集团,你熟悉吗?”张伟指着清单的目录,问道。

“哦,彩钢集团也算是一个大型钢材企业,品牌和建材都还不错。”不知道张伟这么问的原因,田海文只能如实说道。

“跟其他的建材公司相比,这个彩钢集团很有优势吗?”张伟问道。

“那倒不是,还有几家钢材公司和他的品质相当,只不过华洋地产和彩钢集团一直都有合作。”田海文说道。

“是吗?那就在多接触几家公司,到时候再择优录取,我觉得这个采购价格有些高。”张伟露出了一丝沉思之色,道。

听到了张伟的话之后,田海文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反映了过来,说道:“好的张总,我会在详细的了解一下,找出最优质的钢材供应商。”(未完待续)

南京脑科医院
安乡县第三人民医院
承德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杭州治疗妇科方法
太原如何治疗牛皮癣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