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落花流年无法守望的美丽7z

2019/07/12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上天只给我们一次机会,今生无法相爱,来生便是殊途。  我知道,你我已经错过。即使在另一个时空再度相见,我们谁也无法跨越那条时间的长河。  引

上天只给我们一次机会,今生无法相爱,来生便是殊途。  我知道,你我已经错过。即使在另一个时空再度相见,我们谁也无法跨越那条时间的长河。  引言  一、忆,与海初见。  天与地连成一片,我分不清楚那是天,那是地。  就像现在我分不清楚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是人类还是一条有记忆的鱼。  透过模糊的鱼缸,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外面的一切。那些形形色色的过往行人,那些车水马龙的城市繁华,日出日落的风景转换,可这一切和我无关。  很庆幸,这辈子我真的变成了一条鱼,一条美丽的金黄色的鲤鱼。  这曾是我的梦想,记得那次和周诺一起去青岛游玩,站在期盼已久的海边,我兴奋的像那沸腾的海浪,涩涩的海风把我的长发吹的很乱很乱。周诺用手圈起一个喇叭,向空中喊叫,他说“大海,我们来了”。大海仿佛有了感应,一浪一浪的海水拍打着岸边,打湿了我和周诺的那对白色情侣球鞋。他问我“小小,你下辈子想做什么?”我笑着说“当然是鱼了,可以在大海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大海真美,我喜欢大海。”“是美人鱼!”我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向着周诺的另一个方向奔去  青春肆意的笑声在海上飘远,恋爱的季节里,空气中有种糖的味道弥漫。  我和周诺是同学,从中学到大学,他一直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包容我的任性和顽皮。生病的时候他会买好药送到宿舍,停机不超过十分钟他就会帮我充上。只要去超市就会带回我吃的果冻。他大我两岁,我把他对我的好理所当然的接受。直到大学毕业,他才向我表白说爱我。其实在学校里,同学们早就把他当我的男朋友了。为这我一直郁闷,因为没有男孩子追。大家都知道有个叫周诺的帅小子天天在我身边。  也许是习惯了他的一切,也许是没有理由不爱。我们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加上双方父母都认识,对我们的事也很赞同,索性把我们的婚礼定在2009年9月9日,奶奶说那可是百年不遇的黄道吉日。  我一直在满怀希冀的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我想我要做个幸福美丽的新娘。相爱相守一辈子,为他生个可爱的孩子,呵呵,那样真好。  如果不是回去的路上遇上风雪天气,我和周诺的爱情故事也许会完美的上演。  年的冬天,竟然暴雪成灾。如果知道这一切,我会把看海留到以后的日子再完成。假如不是因为看海耽搁了两天,又怎会赶上这场致命的意外.可从小迷恋大海的我,已向往了太久。听说他要去青岛出差,便死命的缠着非要跟了去。周诺是宠我的,他看不得我撒娇流眼泪,经不住我几句哀求就答应了带我同去。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我们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踏上了前往的旅程。  二 、大雪冻结了那个寒冷的午夜,这是我们的劫难。没来得及说再见,却已经是永远。  这是一个悲剧。  我们坐的长途是一条新的道路。我将离开大海,被带到我不知道的未知世界,而那个世界,会不会有周诺在。  三 、看不见的未来,我们只能无奈的听任这命运的颠簸  几经周转,我终被卖到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里。欣喜的是又重回这座熟悉的城市里 .这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这家店是我和周诺常去的。因为我爱吃这里的红烧鱼。时间久了,老板看见我们来就会说先来个红烧鱼,对吧。我和周诺就会相视一笑点点头。  店老板和蔼仁慈,很会做生意,店内的生意也是风风火火。一切都很熟悉,只是物是人非。可我还有希望在,我要等到周诺,在这里。也许他会来。  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一条鱼,它叫小黑,和我一起被卖到了这里。我们很少说话,在诺大的鱼缸里,各自游着各自的步调。为了让自己在这里呆的久些,我经常在客人挑到我的时候装死。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都很讲究,都一定要吃新鲜的活鱼。就这样我一次一次的逃脱。  这么多天来,我还没有等到周诺,有时候我真不想去玩那装死的把戏了,我不知道继续的等待是否能有结果。可我不想放弃,所以只能无奈又执着的继续坚持着。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和我们一起来的鱼只剩我和小黑还活着,没有客人愿意要小黑,是因为它又瘦又黑,说看着就没食欲。我从前也经常和别的鱼一起讥笑它。它从来不和我们争辩,只是低过头游回自己的角落里。  日子久了,我和它也熟悉了。来这里的鱼都不愿意听我唠叨,那是它们都已忘记的过去。只有小黑愿意在我身边静静的听我喋喋不休说着从前过往,以及和周诺的种种。  无数个漆黑的夜里,我们互相陪伴着,靠近着,彼此温暖着,像亲人一样相依为命着。  也许是做鱼的时间太短,我比别的鱼更怕缺氧,每次鱼缸缺氧的时候 ,他总会拼命的把奄奄一息的我推向有氧的地方。  其实我知道它看我的时候眼睛是亮的,那种光芒在周诺眼睛里我曾看到过。只是我假装视而不见。我如此高傲的内心,又怎会和它这样一条平凡又丑陋的鱼交付,我们不过是两条孤单寂寞的鱼,互相取暖而已。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在这寒冷的夜里 ,足够的温暖才能保证我们不会在天亮以前冻死。我会握住伸过来的手,而不管它是谁  这连生与死都无法掌控的世界,谈爱情是太过的东西。也或许,我还未把自己当成一条真正的鱼。我以为我还是那个梳着马尾,穿着球鞋的疯丫头  三、交错的时光里,我们忽略的总是我们的人。  已是十月末,路边榕树的叶子已经黄了,早晨偶尔会有薄薄的雾笼罩在窗外。有时风很大,路上的人们都使劲的缩着脖子弓着腰,像虾米一样行走。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的过着。  这是一个秋雨瑟瑟的晚上,赶在吃饭的点上,大厅里坐满了顾客。我盯着门口的来客,这是我每天必做的。我用目光不断寻找,幻想能看到熟悉的影子。可每天的失望已让我麻木了。  正在我无望忧伤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在眼前一亮,是周诺!真的是他,他穿着米色的风衣,依然是那么风度翩翩。  我一眼就认出了是他,那是朝思暮想的人。为了让他能看到我,我奋力的跳跃着,翻腾着。把鱼缸里的水弄的哗哗响。  我扯着喉咙疯狂的叫着“周诺!周诺!我是小小!”  可他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只是和朋友们一起说笑着。也许是我太天真了,在人类的世界里,有谁能听见鱼的呼唤。可我不甘心,继续没命的翻腾,还一直吐着泡泡。每次三个。  三是我们的暗语,从前在一起的时间我们会亲对方的额头三下,在对方打来的第三声接,敲门的时候敲三声。  因为三在我们心里代表三个字,我爱你。我想他如果看到,,一定会知道是我的。  就在这时,周诺竟然向我这里走来。他在看我!他看到我了!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说“周诺 !周诺 !我是小小 !带我回家吧!”  是,我想他带我回家,那样就能继续和他天天在一起了。即使今生,我是一条鱼。  “小姐,要这条鱼,帮我红烧了它。”一个女孩突然跑了过来,掺住周诺的胳膊撒娇的说。  就在我就要跳出鱼缸的时候,却意外的被腾空而起的小黑挤了下去。只听见“啪”的一声,小黑重重的摔到地板上,它居然跃了出来,就像我们鲤鱼跳龙门那样。这是我见过的雅的幅度,完美的跳跃。  有温热的液体滴在我的额头,是小黑的泪. 因为离开了水,我看到了它的泪.这是我们诀别的泪  它在地上拼命的扭动着,证明它还活着。其实我看的出它已经快不能呼吸了。服务生把小黑带走了,我看见它临走时的嘴角微微上扬,那是在向我微笑。的它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我眼睁睁的看着小黑成了一盘下酒菜。眼睁睁的看着周诺醉醺醺拥着那个嗲声嗲气地女孩离开。那熟悉的身影竟是从未有过的陌生。  一切都只剩狼藉一片。突然,我很怀念有小黑在的日子。  四、鱼是一种害怕孤独的动物,一旦同伴不在了,另外一条也会很快死去。  天黑了,小黑却不在了。我很害怕。原来我一直怕的不是黑夜,而是孤单。明天,我却不知道自己该为何而活着了。我想念小黑的味道和温度,可那种温暖我再也无法触及。  在小黑栖息的地方,我看到小黑在鱼缸玻璃上方用水草画的三个绿色泡泡。吐泡泡和画泡泡是鱼类互相传达爱意的方式。原来它早就记住了我和周诺之间关于三的暗语。也早就做好了先我而去的准备。它用着鱼类独特的方式,留下了对我真切的表白。  上天只给我们一次机会,今生无法相爱,来生便是殊途。小黑,我知道,我们已经错过。即使在另一个时空再度相见,我们谁也无法跨越那条时间的长河。就像我和周诺一样。隔着那条奔腾不息的时光之河,我却只能张望。  天气真的冷了,我想冬天就要到了。也许我该忘记周诺了,可再也没有小黑了,没有谁会像你那样傻。笨蛋鱼,傻瓜鱼。  我游向你的角落,感受着你残留的余温。可这残留的余温又能如何让我抵挡一整夜的寒冷。  鱼缸的水越来越冰了,我觉得很累,连往前游一下的力气都没了。我知道氧气在逐渐减少,路边昏黄的灯光渐渐模糊了。我想我是真的困了,我要睡了小黑。  朦胧中,我又回到了那美丽的蔚蓝色的大海看日出,只是身边多了一条黑色的瘦小的鱼紧紧跟随。  尾声  清晨,饭店的员工发现鱼缸里那条总是装死的鱼真的死去了。老板怜惜的叹了一口气,交代员工说以后鱼缸里至少要留两条鱼。

建微商城的费用
拼团小程序免费
微小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