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阶梯 第414章 借用一下

2020/01/16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亡灵阶梯 第414章 借用一下此时他的模样活脱脱就是尤利安,可外表确实斯内德,程千寻几乎快要抓狂了,她抓着对方的胳膊,全身因为紧张和惊

亡灵阶梯 第414章 借用一下

此时他的模样活脱脱就是尤利安,可外表确实斯内德,程千寻几乎快要抓狂了,她抓着对方的胳膊,全身因为紧张和惊恐而瑟瑟发抖。

看到她如此,对方安慰着:“不要急,我只不过借用一下他的身体,或者共同使用。”

她呼吸急促着,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那他在哪里?”

“也在。”这个显然有着尤利安风格,却是斯内德外表的人,笑着搂过了她,往沙发那里走去:“我慢慢跟你说。”

坐在沙发上,尤利安叙述道:“我的心脏内部就是主机,一旦运转就不能停下,可没说我的大脑不能转移,所以我想找一个替代品来交换大脑。等合适的时候,克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就又可以恢复原样了吗?而且身上的伤口也能解决了。”

亏他想得出来,换身体。程千寻越发的害怕和紧张,替代品不要找了斯内德。那么斯内德的大脑就放在了尤利安的身体上,等到尤利安的肉身心脏停下来时,斯内德不就死了吗?

尤利安当然知道她的想法,搂着她,握着她的手继续道:“可我不想在这期间和你分开,用了其他男人的身体,哪怕再好看的,你也未必乐意。不要说你了,我都不会高兴。也只有牺牲斯内德了,可我也知道,你的队友死的话,特别是斯内德,你一定会怨恨我。就两套方案备着,我一直在犹豫,直到你送给这根项链!”

程千寻的目光转移到了尤利安脖颈上,那黑羽吊坠浓重而乌黑。这又有什么玄机?

“我一直感觉这东西有电磁场,或者说有魔力吧。”尤利安也象程千寻一样,伸手摸了下吊坠:“实验室一直在研究芯片储存记忆,研发成功后,可以让我整个身体都机械化,不再依靠大脑,记忆能力也会大幅度提高。可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戴着这个项链到了实验室,电磁波居然和研究芯片某些电磁轨迹相吻合。”

他带着几分欣喜:“我就从这吊坠上面刮下一点粉末,花了一夜时间制作了芯片,并在别人身上取得了成功,这个人双份记忆重叠,两个人变为了一个人,于是我刮下双倍的粉末又制作了芯片。”

程千寻听得是目瞪口呆,这到底是魔法还是科幻,咽下一口水,结结巴巴:“你,你。。。”

“是的!”尤利安笑着,他的笑容荡漾在斯内德的脸上,真有点不习惯:“我的记忆转移到了芯片上面,植入了斯内德的大脑皮层。”

程千寻的嘴依旧合不拢,如果是这样的话,尤利安和斯内德的记忆会重叠,可现在全部都是尤利安的口吻。

尤利安伸出手,轻轻地摸着她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斯内德的记忆虽然重叠,可我起了主导地位。千寻,我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斯内德的一切,以及你和他的一切。只不过此时的我,拥有了二份对你的爱,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看着尤利安凑了过来,或者说斯内德的身体靠了过来,紧紧搂住了她,并且深深地吻了下来,程千寻的心乱成了麻。她分不清谁是谁,还没有完全从惊愕中回过神。

尤利安真的做到凡人难以想象的事情,他成功了?

一吻过后,看着斯内德眼中的那种只有尤利安才有的波光涟漪,她真不知道该去怎么想,是感谢尤利安留下了斯内德的身体、他的记忆吗?可斯内德在哪里,除了他的身体之外,他的灵魂在哪里?

欲哭无泪,她将头抵在了尤利安的肩膀上,无力地试探:“你知道所有一切?”

“是的,包括他是怎么想的。”尤利安此时的笑有点象斯内德了:“这个家伙,或者说是我知道你上一层一定会成为女人,所以在六个月时间里,和戈登磨了很久,用了很多招,最后让戈登成全了。”

上一层,身为血族会提前半年过去预备,看来尤利安真的拥有了斯内德记忆。

他用斯内德一样语气,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那晚你很美,躺在床上缺血性昏迷时,简直就象个睡美人,真的很幸运,我也能感觉到那一晚,我们永远都不会忘。”

程千寻的脸一阵阵的发烧,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侧头去看:“我的吊坠。”

“没事,我是从背面刮粉末的,你看,一点都看不出。”尤利安笑着将吊坠翻过来给她看,果然背面没有原来那么光滑了,原本可是如同玻璃一般。

没有影响正面,但她依旧心疼:“你要刮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冥王会不会生气。”

“不会的!”尤利安很自信地道:“既然冥王送给你,就随意你怎么样用。而且很奇怪的是,我感觉和芯片非常吻合,好似它天生就是为了我制造的。等明天去实验室,再给你看些东西,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样感觉了。”

看着跟前熟悉的脸,熟悉的身材,哪怕身上的味道也是熟悉的,可记忆却成了两个人。程千寻不确定地问:“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还是叫你尤利安?”

“那是当然!”尤利安停顿了一下,好似在感悟什么,随后嘴角抿起一丝笑容:“斯内德这个家伙虽然有点不乐意,但也许可了。毕竟我保住了他的命,而且我牺牲比他更多。”

两段记忆,也许谁的能力强,谁起到主导地位。斯内德无可奈何,程千寻当然也没办法。

她看着尤利安,有点呆傻地问:“那刚才是他非礼我,还是你?”

尤利安一愣,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把横抱起了她,往床走去,戏谑道:“算做是二个人吧,接下来的全算我的。”

“也不休息一下,出现就做,不消停。”她不满地嘀咕着,可没有再拒绝。尤利安说得对,如果他换的是其他男人的身体,她一定有很大的障碍,可现在的身体。。。这是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不能说谁对谁错,他们都是比她强的人,也是爱着她的人。在这里没有对错,一切只能说缘份,缘份。

植入装有尤利安记忆芯片,显然对斯内德的身体影响不大,反而两个人的欲望在一具身体上体现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程千寻时常感觉到这具身体上两个人不同的影子,能区分出来,可她不敢说。有时在尤利安出现时,她亲吻了一下他原先身体上有伤口的地方,没想到尤利安也象以前一样,激动得难以自抑。而斯内德出现时,她用了点只有斯内德才知道的隐秘动作,让斯内德越发激动得连连亲吻、摸着她。。。

当稍作休息后,尤利安又坐起来时,她吓得抓起一头的枕头,捂在了头上,无力地哀叫:“有没有好点的身体,我也要换。”

把尤利安逗得顿时笑了出来,这才作罢。

躺在床上,两个反而都睡不着。尤利安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原来我还有点疑虑,怎么可能有什么冥界、撒旦,没想到都是真的。”

程千寻没有说话,身上的余温还未完全消退,盖在身上的薄被感觉有点热,她拉到了胸口。

就听到尤利安继续感叹着:“难道我的世界也只是虚幻一场?”

不知道,谁能知道?人生如梦,如同周公梦蝶,到底是蝴蝶在人生中、还是人化身为蝶?

她仰躺着,看着头顶的柔和灯光,一串串水晶将微弱的光芒反射得如同湖水中倒映的星光:“哪怕是虚幻的,我们都真实的活着。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

一只手伸了过来,紧紧拉着她的手:“还有爱。”

是的,还有爱。哪怕再艰苦,再残酷,当爱找到了可以发芽的土壤,就会扎根滋生,因为人都会向往美好的事物,向往幸福。

带着几分担忧地,她问道:“尤利安,你是不是想和我一起走?”

“是的!”尤利安也不避讳:“原本我想把你留下,可斯内德让我明白,这不可能。而且。。。”

他侧身笑着:“我越来越离不开你,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我感觉幸福极了。现在所有一切都朝着我想往的方向发展,已经步入了轨道,索性我就跟着你一起走。”

这下她更加担心了:“可以前没有人能和我们出去过。”

“没有未必就不行。”尤利安带着几分调侃的戏谑道:“况且,我现在只是斯内德记忆的一部分,算得上‘人’吗?”

这下把程千寻给问倒了,也许撒旦此时也在大伤脑筋。

所有规矩都是撒旦定的,她赶紧地补充着:“其实一具肉身、拥有两份记忆很好,亡灵的能力不是更强了?”

能力更强,可看性也更强。斯内德的武艺相当出色,和戈登和鲁道夫相比,欠缺的是戈登的野外生存和鲁道夫的脑子,说白了就是经验。他的经验只是夜店里的风花雪月,对付地痞流氓绰绰有余,可对付真正的杀手间谍,那就相形见肘了。

尤利安结合了斯内德以前在阶梯上经历的,听得懂程千寻的意思,搂住了她,柔声道:“自从我的记忆进入芯片后,我非常渴望和你走出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吊坠的魔力,也许是冥王的召唤。放心吧,我们一定没事的。”

夜已深,两人相拥而眠。rs

常熟市第二人民医院
临猗县人民医院
常德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菏泽治疗阴道炎费用
泰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