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寒门邪女

2019/06/24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两个人一同去s市的计划已经提日程了。www.heihei168.comし在和钱谦保证了他们会在中考的时候以原市五中的名义参加考试之后,钱

两个人一同去s市的计划已经提日程了。www.heihei168.comし在和钱谦保证了他们会在中考的时候以原市五中的名义参加考试之后,钱谦才放了行,并且给了他们一个很满意的推荐信。他们回到域社之后,先是和楚凌峰商量了一番,第二天,两个人就一同出发了。这个真正意义上是邓萸杫重生以后次出门。她以前的时候,不是在家就是在邓族,这两个地方地方少,她的行踪不会被发现,更何况,在家乡,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又有谁会关注她怎么回来的。但是去s市就不一样,邓萸杫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这次去了之后,自己的生活会有多安静,所以,她为了保险起见,不能用传送阵,还是打算选择一种交通工具。客车的话,邓萸杫有晕车的症状,不然前世也不可能因为晕车而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果说是飞机的话,很符合她要表现出来的身份,但是上辈子加这辈子都不喜欢高调的平民百姓,根本没有坐过飞机,而且对于后世一直不断发生的飞机失事,邓萸杫对于飞机这个交通工具不太信任。所以,即便镜翊寒说要用他自己的私人飞机,邓萸杫也不同意。只剩下火车这一说了。对于火车,邓萸杫还是比较亲近的,只是印象里全都是手中拿着皮箱和各种各样的行李在拥挤的火车上的样子,于是乎,邓萸杫又迟疑了。因为,对于邓萸杫而言,出门不是那么简单的。她有轻微的洁癖,不喜欢用酒店的东西,感觉好奇怪,再邓族的时候,因为算是她另外一个家,那里有很多东西,都是为她准备的,所以并不反感。虽然知道金滕,协爱和名牌很有可能有给她安排的住处,但是说不定是酒店,而且,她还不想刚去就那么高调的宣布自己的身份,那样,会有很多麻烦的。所以,这一次去s市,她原本是要打算带上行李的。但是镜翊寒知道了之后,直接解决了她的顾虑。因为镜翊寒说,他在s市有房产已经派人让去打扫干净了,她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邓萸杫虽然感觉有些别扭,但是既然两人在谈恋爱,邓萸杫也不是心小的人,不会考虑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同意了。而镜翊寒则因为邓萸杫这一次出行的繁琐很开心,因为这是在告诉他一个讯息,邓萸杫既然吃住行都有些挑剔,那么男朋友自然也会很挑剔,任何一个人心里,她的位置不是全部,她不会接受,这是一种心理洁癖。因为镜翊寒和邓萸杫是同类人,他自然了解。所以,他对于会有人把邓萸杫给掳走的事情,心里彻底放心了。只是,他在想,要不要以后在那个地方都买一栋房子,可以让杫儿随时随地的住下。如果要是让邓萸杫知道镜翊寒的想法话,只会说他土豪。但是说实话,镜翊寒还真的不差这点钱,虽然说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笔天文数字,但这些钱,对于拥有全世界只有三张的黑金卡持有者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就在镜翊寒真的下了命令,让薄问枫在世界各地买房子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踏上了去往s市的火车。虽然说对于镜翊寒而言,火车很不习惯,但是为了邓萸杫他还是坐了这个两辈子都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虽是坐火车,镜翊寒却是买成了软卧,他可不会亏待自己,更不会让杫儿一直受累,从西山省到s市,火车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镜翊寒很土豪的把整个小间的卧铺全部买了下来,对此邓萸杫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嫌弃飞机不安全,并不代表着她愿意接受和不熟的人独处在一个空间,这些卧铺的钱也不多。两个人就在火车上渡过了两天的时间,这两天他们两个除了睡觉就是增进感情,可以说过得很惬意。如果让他们的手下知道这两个人这么的浪费时间,他们估计会被气死。但是,等到站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静,他们没有让任何人接,而是先回到了镜翊寒的住处,把自己收拾一下。整整两天没有办法好好洗漱,邓萸杫根本忍不了,一出火车站,直接拉着镜翊寒,坐着出租车就到了镜翊寒说的那个地方。两人来到一栋高楼面前,邓萸杫挑了挑眉,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大楼,有些诧异,她还以为镜翊寒这样的土豪会只想住别墅的,毕竟,这样的大楼对他来说很不安全。而且,他的每一个住处都应该全都是保镖的那种。可能是邓萸杫的眼神太过于突显,镜翊寒对于邓萸杫的脑补有些无奈,却也开口解释,“住在这里反而更加容易隐蔽,他们不会想到我会孤身一个人在这里,反而相比较别墅更加安全。”邓萸杫眨了眨眼,表示赞同。镜翊寒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带着邓萸杫进去,乘着电梯,到了第二十层。打开了门,邓萸杫有些惊讶,因为这是一个楼中楼,没有想象中的黑色简单的色调,反而全都是一系列的浅色系,正是邓萸杫喜欢的类型。看着房间里被摆放的很舒服的家具,邓萸杫心中原本因为坐车的一丝的疲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欣喜。镜翊寒站在身后,只是定定的看着邓萸杫,一句话不说,静静的等待着邓萸杫参观完。邓萸杫虽然一直没有说过,但是她一直都想过,能够有一个家,可以完全按照她的喜好去装修。虽然邓家买了新房子,她那个时候在不在是一说,但是她不想让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家人的身上。不得不说,镜翊寒的行为真的让她很欣喜,除此之外,就是震惊。要知道,就算是他能够住的地方特别多,但是,这可是他的家,能够按照她的喜好完全来装修,邓萸杫就算是对于他对自己的爱意很深,也没有想到,他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如果是她,根本不可能按照任何人的喜爱装修自己的家,因为她不能够忍受自己的家,有任何不喜欢的气息。但是,镜翊寒,做到了。她转过身,直接抱住身后那人,只是转身,她知道,镜翊寒会一直在她的身后,永远都不离开她。她没有说任何感谢的话,只是用自己的怀抱,来证明自己的态度。她真的把镜翊寒放在自己的心里了,因为,他们之间,不需要任何的感谢,他们,是距离对方的心脏近的人。只是,她对镜翊寒的距离,还需要更近,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和镜翊寒比较。邓萸杫默默的闭上眼睛,听着镜翊寒胸口那平缓却急躁的心跳,心里,暖暖的。镜翊寒能够感受的到,邓萸杫对自己的态度仿佛,通过这个屋子,更近了一步,他嘴角微微咧开了,一笑,笑的很甜蜜。邓萸杫离开镜翊寒胸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镜翊寒一脸的傻笑,她也有些忍不住笑了,捏了捏镜翊寒的脸,看到对方瞬间僵住的笑容,邓萸杫踮起脚尖,红唇印上那薄唇,轻轻的,没有进一步,只是贴着。镜翊寒这一次是真的僵住了,他呆呆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邓萸杫,看着她眼里的认真,看着她的不闪躲,眼里的感动和爱意,镜翊寒忽然有一种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邓萸杫能够感受到镜翊寒的僵硬,她深深的看着镜翊寒,唇依然贴着他的,轻轻的,似乎是承诺,“我活着一刻,你,永远是我亲近的人。”说是的人,邓萸杫从来不是那么快热的人,她不可能在接受了镜翊寒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爱上了他。即便镜翊寒的做法再感动人。但是,亲近就不同,很多时候,信任和爱情是可以分开的。没有爱情的信任会一直存在,但是没有信任的爱情永远都不会长远。所以,镜翊寒没有纠结邓萸杫对他的爱情,反而因为邓萸杫对他的保证,很兴奋。有了亲近,他的爱情不会远了。他呆呆的看着邓萸杫,一脸的傻笑,都忘记了他的面前就是邓萸杫的唇,更加忘记了按照以往的他,一定是会加深这个吻的。邓萸杫意识到了,她心中微叹,没有了之前的愧疚,现在有的只是甜蜜。尤其是这间房子,她甚至都不敢想象,在他的手下听到他要把房间装修成这样的时候,他们对他是什么样的看法。邓萸杫心里更加的甜蜜,她看了一眼这个依旧呆着的人,唇轻轻移开,她可以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唔,现在,就先去选自己的房间吧。邓萸杫离开客厅,只留下镜翊寒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客厅,似是一尊雕塑一般的,一动不动。落地窗外的夕阳缓缓的照射了进来,映照在镜翊寒的身上,宛若冰雪浮化一般的动人。站在二楼静静的看着镜翊寒的邓萸杫一愣,脑海中的残影一闪而逝,似乎,她看到过这个场景,却想不起来。------题外话------小娅外出写生半个月,近马不停蹄的存稿,新文已经搁浅了,等回来了更,不会坑的,么么哒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溪白癜风的医院
嘉峪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通化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欢愉

下一页:暖婚蜜爱佟少请低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