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舌尖上的智能美味圆桌

2019/08/16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舌尖上的智能】美味圆桌是的,作为一场科技和美食跨界的活动,我们的圆桌是这么开始的。咳咳,下面进入正题。圆桌嘉宾:海尔智慧烤

  【舌尖上的智能】美味圆桌

  是的,作为一场科技和美食跨界的活动,我们的圆桌是这么开始的。

  咳咳,下面进入正题。

  圆桌嘉宾:

  海尔智慧烤箱 蒋斌;

  Cuptime智能水杯 陈琳;

  智能无烟烧烤锅 王俊杰;

  下厨房内容负责人 Pan小月;

  味库CTO 张宁。

  圆桌主持:我想请问台上的各位,在众多的厨电科技畅想中,你们想要什么样的产品?

  王俊杰:我做饭讨厌洗碗,因为光棍嘛,都是我自己洗。一般是攒的时间受不了了也洗,所以能不能做一款产品是洗碗机,但是说我可能积累下来碗我放进去,然后我就不用管了,我可能在上班的时候想起今天碗忘洗了,我就可以用控制把碗洗了,然后它就洗好了,我回家已经洗好了,然后我做饭就可以用了。

  蒋斌:对,我觉得刚才那个就是说帮你洗菜的那个,我觉得那个需求会高一些。因为现在一是洗菜都是不同的菜,不同的水果,这样会造成的问题一是洗不干净,二是很麻烦,第三是比如说有些很软的,葡萄什么的一洗它就破了,我觉得很难洗,所以说要有这样一个帮你洗菜的机器,这个我觉得很好,但也不能太贵。

  Pan小月:我非常想说位,刚才王俊杰说的你需要的不是一个洗碗机,是一个女朋友。洗菜的那个我也觉得非常需要,而且洗很多菜的时候他是,它其实是非常花时间的,尤其是大家在家做饭的人都知道有些人非常难洗。比如说韭菜,就是你要把它洗干净就得一根一根洗,洗菜机这东西还是蛮有必要的,它如果跟洗碗机能够结合在一起,我觉得应该这个是蛮好的。而另外一个我自己非常想要的就是是关于,就是提醒你食材快要过期了这个冰箱,这个对我来说我觉得很有帮助。

  陈琳:从我的角度就是从买菜、洗菜、做饭,整个这个过程中都希望有一台机器帮我解决。肯定就不能是女朋友,这不是她干的事。其实本身我也比较喜欢做饭,其实洗菜机、洗碗机现在市场上已经有这样的机器了,然后做饭的机器也有。其实我想要的是就是能不能组合在一起,或者说能不能它自己能够帮我把这些问题解决,但是吃的还要我自己来解决,谢谢。

  圆桌主持:你是说并且这些东西组合起来还不是一个女朋友。

  陈琳:对,不能是女朋友。其实我想,大家现在趋同性需求还是能满足的。但是就像蒋总说的,把那个结合在一块还要便宜的,这是我想要的。还包括那个能提醒的冰箱,这个冰箱能识别我放在里面的东西,包括食材的识别,卡路里是多少,什么时候提醒你冰箱事物快没了,甚至跟京东,跟一号店去融合。这个东西应该在明年就可以出现了,不过识别这一块可能准确度还没有那么高,但是会慢慢完善。

  圆桌主持:OK,我补充几句刚才蒋总讲到的那个,各个东西结合在一起,并且还要便宜,得到的推论其实是一个越南媳妇儿,对吧?

  其实大家讲需要怎样的智能厨电时,大家几乎没有想要真正做饭的产品,而是一些周边的产品。我很好奇的就是大家为什么不想要就是直接帮你做美食的产品,而是一些帮助洗菜洗碗的周边产品?

  蒋斌:因为我五个朋友里面,有三个是厨子。其实做饭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就像舌尖上的中国一样。其实从早到晚,我每天早上是6点钟去早市,买鲜的食材,而且我是会去菜市场去买的,包括鲈鱼,我不会说让摊贩给我杀了,我再回来做,我肯定是回来放池子里养个两小时我自己去杀。这么十分钟做新鲜的食材这是一个过程。第二个,每个菜你都要做精心准备,而且每一次可能你筹备的很多是不一样的,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做菜肯定是难以入口的,这其中也是一个乐趣,包括做食物也要创新。你看酒店里的大厨,只有创新才能有好的东西出来,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去做而且不要东西去辅助,其实我还是一个比较原始的一个人,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圆桌主持:所以是乐趣对吧

  ,是乐趣,第二是情感。

  张宁:那除了刚才说的从洗到买的这个过程之外,如果说有做菜的乐趣,因为本身其实是很少有时间做菜的,所以我的做菜的乐趣、体会还是不太多,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说刚才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那么有一点,我希望有一个能教我做菜的,或者是一个能教我做菜的机器就行。

  Pan小月:我虽然自己也不太喜欢那种就是能帮你做菜的工具,当然现在已经有了,就是好像上还卖了蛮火的,他拿了一个央视类似发明家节目的一个奖,是一个长的有点丑的自动烹饪锅,但是那个功能好像还蛮全面的,是给经常没有时间做饭的人用的,感觉蛮复杂的。

  它专门有一个键是用来做糖醋排骨的,据说它做出来的糖醋排骨比很多厨艺爱好者做的还要好吃。那产品已经有了,而且卖的也蛮好的,但是我个人觉得做饭这件事情充满乐趣,充满感情。

  非常同意张老师刚才说的,做饭这件事情本身还是不应该被替代的,要不然太冷冰冰了,没有人情味了。我心里完美的厨房是它会有很多让厨房生活会变得更便捷的智能工具,但它本身还是一个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不应该说我都完全不需要过去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按钮一按我到点就去吃了。因为这样我感觉好像,情感上更弱了一些,尤其是对家庭厨房来说。

  我觉得下厨房是一个非常重视情感的应用,所谓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就是说如果美食脱离了爱,脱离了情感,我总觉得就会差点意思。

  但是像这种自动烹饪锅的存在,并且确实卖的还不错,是有它的道理的。就是它面向的人群不一样,确实有人就是不喜欢做饭,但是又觉得去外面吃饭不安全不健康,还是希望自己去买来食材在家吃。针对的人群不一样吧,我觉得。

  圆桌主持:我补充问小月一个问题,刚刚小月提到智能厨电和下厨房的用户并不是完全重叠的,或者说是有矛盾的对吧。我想我们关心其实是像代替了写信一样,过去我们是通信方式就是通过写信,能看到人家的字迹和纸张的质感,你会感觉到这里面有很好的情感寄托,但是大家现在都是用电子的方式来做这种事情,相对来说这个可以跟做饭这个事情是可以跟智能厨电做一个类比,就是说绝大部分人接受智能厨电之后,自己做饭就成为了一个小众的存在方式。

  Pan小月:这就讲到了比如说传统,比如说纸质书这一个,不知道大家在座的有没有知道,北京有一个蛮的一个独立民营书店叫单向街,我之前是单向街的员工,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独立书店大家都知道运营很不容易,但是单向街现在做得很不错,也越做越大,所以我认为纸质书虽然用的比较少,但我认为它是不会消亡的。

  就跟做饭这件事情一样,可能对下厨房的很多用户来说,我们设想的需求场景就是做菜之前和之后的这个准备工作和整理的工作,可能都已经很智能化了,但是如果把做菜的这个过程也完全取代了,这种和家人朋友交流感情的方式就消亡了,当然这可能是比较理想主义的人的一种想法。

  圆桌主持:那就是说智能厨电可能会取代一些做饭的周边产品。

  Pan小月:对,我觉得我是比较喜欢那些东西,就是它是辅助你,协助你,但它并不能也不应该完全代替你。

  圆桌主持:相对来说做饭其实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Pan小月:如果机器把什么事情都做了的话,那不是有人还研发了写诗的软件吗,虽然它写出的确实也是诗,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从本身来说它会有一定荒谬的东西存在吧?科技我并不了解,我也不懂那些数据什么的,但我很喜欢科幻,科学不知道会发展到哪一步,但如果它会把你的整个生活变得荒谬的话,我觉得也是不可取的一个地方。

  圆桌主持:我们继续来听大家的想法,为什么大家想要的是做饭的周边产品,而不是直接能把饭做好的智能厨电呢?

  陈琳:我觉得是这样,大家对科技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觉得这种智能厨电很便捷,它能把每道菜都帮你做好,虽然效率很高也很好吃,但这不是真正的美食,真正的有感情的一些食物你会自己做,你不会去饭店,你不会选择让机器来替你做。

  所以说对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况下是有不同的需求的,不同的需求就会造成不同的选择。

  我想未来智能厨电真的会很普遍,家家户户都会有。如果我是一个饭店的厨师,那我那时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首先我会很担心智能厨电会抢了我的工作,大家都不到饭店来吃饭了。但是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可能会又看到变化,来饭店吃饭的人又多了起来,因为大家会更加怀念有特色的饭店的。

  我能做出跟机器做的不一样的味道的菜,他们就会吃的,大家吃的可能不是食物,而是一种就是情感。所以我觉得我是看好智能电器,智能厨电的发展,但是我也不认为它会完全替代做饭的厨房和人们的生活。

  圆桌主持:这种观点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俊杰同学还没说,请俊杰同学谈一谈这个问题。

  王俊杰:其实从技术上的角度来说,机器人做饭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我们放眼一下看国外的,麦当劳、肯德基都是标准化的库房,里面都不需要有人,所以说我们讨论这个话题其实是放在一个大环境下的。

  中国的文化传统,饮食文化都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就跟那个蒋总说的一样,其实中国做饭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分享的过程,我就是要做饭和我的家人、朋友去分享,这个是机器所无法代替的。即使科技再怎么发展,技术再怎么发展,它也无法代替人类的情感,能切身的去做为自己家人这份心。

  所以说我想有一天可能真的整个厨房都不需要人了,只需要一个机器人就可以帮我们做所有的事情,但是我觉着如果真的这样了,反而会让我们和亲人家人之间拉开了距离,所以我也比较犹豫。

  如果是从技术的角度上讲,我觉得应该能实现,但是我也不希望因为实现了这个而拉大了我们和亲人之间的距离,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圆桌主持:OK,看起来今天大家的意见是比较一致的,所有人都认为我想要自己做饭。

  但我们如果从产品的角度上来讲,我们认为还是比较容易实现的,刚才大家都说了这都不是事儿我们认为比较容易做的就是智能厨电产品,但是虽然我们说很容易,但我们看到的世界上这样的产品,其实并没有很多。

  刘杰:我觉得容易做到的产品是检测监控,并不需要它去做什么东西,它只是检测,就是目前为止是容易实现的。刚才陈姐说你们的问题可能是每个产品都需要一个App,将来我的界面全是App。那操作起来就很麻烦了。所以说我觉得智能厨电的开发者,可以往综合上考虑。

  我觉得将来的智能厨电的API接口要开放,让我只需要一个App,就能兼容我的所有智能厨电设备。我觉得这是双赢的,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对用户体验都是有利的。

  Pan小月:我补充一点,确实有家电厂商来找下厨房,说想做这样的一个内置,做一款在下厨房的应用上就可以控制家里面所有厨电的产品,但是他会希望可以控制他这个品牌下所有产品的,但如果跨品牌的话,我觉得是一个很漫长的一个道路,要打破品牌之间的界限。

  王俊杰:我觉得这个问题还要请海尔的智慧烤箱的蒋总。

  蒋斌:其实这个统一管理这个东西海尔已经在做了,而且做了很久了。这种产品我们已经准备上了,而且平台很高,而且是用苹果来控制这个产品。

  刚才小月说到的,其实海尔也正在做这个。我可以用一个App控制所有的海尔品牌,但现在你控制的其实就是一个WiFi,一个蓝牙,或者是红外,目前的情况下是这三种。

  其实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公共开放的平台,让大家可以互溶互通,所以说小米才要做小米路由器。

  其实大家知道,NEST到家访问的就是海尔,他们来海尔跟我们谈过,他想要跟我们合作。谷歌收购了NEST,但是他们还是要去找人去做家居产品。小米也是同样的想法,所以海尔现在也在做路由器,那么就看谁强大,做个出品牌来。

  这是一个过程,也肯定是一个方向。但是如果我家里家电绝大部分都是海尔的品牌,那太可怕了对吧?窗帘是海尔的,厨具是海尔的,什么都是海尔的太可怕了。

  所以我们还是要互联互通这个概念。小米他的目的是什么,海尔他的目的是什么,大家可能把利益共同化了之后这个是可以实现的。

  圆桌主持:我接着他们的问题,就是咱们海尔有什么样的厨电是比较容易做的,除了海尔现在有的。

  蒋斌:其实海尔有空气盒子,也有空气净化器,包括我刚才说的那个冰箱,海尔做的那个冰箱是通过杀菌,把冰箱有异味的细菌吸附掉。如果你家是80平,我可以根据冰箱的容积量,去散发出不同体积的杀菌气体,然后去清除各种细菌。

  圆桌主持:时间关系,我们问一个问题。就是厨房电器的智能化包括产品本身的智能化,也包括信息的智能化,大家其实都想听听社交的,包括可能而没有实现的社交方式,我的问题就是怎么看社交跟咱们厨电的结合?

  蒋斌:社交的其实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知道也有社交那一块。其实我们想做的社交就类似于豆瓣,豆瓣他的成立是根据用户的不同爱好群体去沉淀下来的,然后发展出一个个社区,再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觉得这个事情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我们要的就是一个传播,美食的一个传播,那么其他的可能就是要不同品牌的推广,做广告。归结起来我们还是商业模式的形成,都以通过什么样的东西,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商业模式达到自己做智能厨电的目的。

  刘杰:社交是这样的,那么在这个社交上,用户对产品有了使用的这种新的联系之后,那么他自然会分享,或者是会宣传。其实我们现在作为一个初创的公司,我们现在考虑的还是如何解决问题,那么在解决的基础之上我们会找到相关的社交的问题。

  Pan小月:在社交这一块,对像下厨房这样一个平台来说,还是比较有先天优势的,我们本身是一个社区嘛,社交这个事情在下厨房里已经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事情。而且我们的用户活跃度非常高,很多用户每天都在做社交,每天生产的内容也很多,无论是图片内容还是留言。

  但是对另外一些产品,比如说海尔做社交的话,他们的用户其实我默认是下厨房用户的一个子集。在下厨房的用户中,那些同样都在使用海尔产品的这些人,可能会自发形成一个兴趣小组,类似这种形式。

  类似这种通过使用同一款或者同一个品牌的产品,来进行社交的需求,我不知道会不会很多。我虽然现在不太看好,但是我还蛮感兴趣想看一下他们这个能走到哪一步的。

  陈琳:我觉得产品的社交功能还是要基于产品本身的属性的。就是你的用户关系大概是怎么样的,比如说我们的这个Cuptime,这个产品的社交可能就非常私密,或者说我跟我老公,我跟我关心的朋友,我送他杯子的朋友。在这样一个私密小圈子中,对方喝了多少水我才会关心,但是别人喝多少水我就不关心了,所以说我的社交是很小范围的,可能就是两个人。

  但其实我们应该还有其他产品,我们有一个智能体重秤,这个产品的社交的范围就会大一些,可以把关心体重的,想减肥、健康的这一部分人群集中起来做一个社交圈。

  所以我觉得就是像厨电产品也是基于一个这样的关系。比如说像海尔的烤箱,用户大都是喜欢烧烤的人,这个产品的所有用户都可以用某种形式来做社交。

  王俊杰:我觉得社交可以分两部分来看,现实社交和虚拟社交。一个产品其实可以抓住融合这来个两者的。比如我们产品的用户都是酷爱烧烤的人,我们就可以把线上的用户下聚集起来,包括咱们今天的这个活动也是(公众号:)的一个线下社交。

  所以说我觉着未来的社交,不仅是虚拟社交,也是线下社交,产品本身作为一个媒介,将虚拟和线下做一个结合,把使用我们的产品的人群做成一个圈子,在固定或不固定的场所做分享。

  所以说未来包括下厨房,还有App和平台站,都可以作为一个媒介,将线上媒体社交跟线下活动做一个结合。然后就是让未来平台的使用者能体验到的内容更加丰富。

  张宁:智能厨电本身并不是太适合做社交,我在做饭肯定是很急,考虑的问题才是社交,社交其实都是附带,比如说刷完机要先把碗刷好才可以吧。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吃了辣的肚子不舒服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