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肉贩曝猪肉行业潜规则称不卖私宰肉就亏损

2019/03/06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肉贩曝猪肉行业“潜规则” 称不卖私宰肉就亏损肉贩曝猪肉行业“潜规则” 称不卖私宰肉就亏损中间商的存在抬高了猪肉价,也是“私宰肉”大行

肉贩曝猪肉行业“潜规则” 称不卖私宰肉就亏损

肉贩曝猪肉行业“潜规则” 称不卖私宰肉就亏损

中间商的存在抬高了猪肉价,也是“私宰肉”大行其道的重要原因之一。资料图片

“就是因为我不卖私宰肉,很多工商所都来卡我。”在昨天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的立法效果座谈会上,一位猪肉商人语出惊人。他指出,私宰肉之所以横行市场,就是因为基层工商所、市场和批发商结成了利益联盟,都从垄断肉类市场的行为中分了一杯羹。

一位冼村市场的肉贩在座谈会上说,过去他在别的市场经营猪肉摊档,都是通过中间批发商进货。批发商给他们的猪肉经常缺斤短两,一头猪常常短了十多二十斤,价格又非常高,照那样经营,肉贩根本没钱赚。现在到了冼村市场,由于该市场打破了中间商的垄断,大家都能自己选猪,一头猪的进货价格相较以前低了一百来块。“我们呼吁要自己选猪、杀猪,不要给中间商垄断!”

“我不通过批发商拿肉,都是自己选猪,送到肉联厂屠宰,省了中间环节,肉的进货价格便宜了很多。”一位自称姓李的老板说。但在其他市场,如果肉贩不通过当地工商所指定的批发商进货,就不能进入市场开设摊档。

李老板说,由于肉贩高价从中间商那里进了货,经营上是亏本的,所以必须通过卖私宰肉来弥补盈利,对于这种情况,许多市场和工商所也是默许的。“工商所、市场、中间商在这里面都有利益。”他还说:“就是因为我不卖私宰肉,很多工商所都来卡我。”

李老板呼吁,要杜绝中间商的垄断,必须开放肉联厂和屠宰场。目前在很多肉联厂和屠宰场,如果不是中间批发商和代宰商送过去的猪,他们就不帮杀,无形中强迫下游零售肉贩必须从批发商那里进货。他呼吁加快升级并开放镇一级肉联厂,让肉贩能够自由选择到那一家正规肉联厂屠宰,这样才能打破垄断。

对话

(以下简称“记”):你卖了几年肉?

李老板(以下简称“李”):我是2004年开始卖的。

记:你在几个市场开有摊档?每天卖多少头猪?

李:五六个市场都有我的档,每天大概卖30头。

记:你都是自己进货、自己送去屠宰的吗?

李:是的。我都是自己拿猪,送到雅瑶屠宰场杀。

记:你不通过中间商进货,他们没有找你麻烦吗?

李:他们经常威胁我。我在白云一个市场卖猪肉,有一次中间商找到我杀猪的那家肉联厂,威胁肉联厂说,明天不能给我杀猪了。当地工商所也跟我说,必须通过他们指定的代宰商,否则不让我在市场开设摊档。后来我找市工商局反映问题,他们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记:那么多摊贩都必须走中间商,你为什么能够打破垄断?

李:(笑)我是一个退役军人,我跟他们交过几次手。我到三元里那个市场的时候,批发商请我吃饭,说这个市场是他供货。吃饭时来了一个工商所的人,他说你也可以跟他们一样,可以卖私宰,我说你这个工商执法部门,怎么可以这样诱导我。有一次在海珠一个市场,因为我卖自己进的猪,工商所一个人说我卖的是私宰猪,把我的猪肉都收走了。我把这件事反映给市纪委,后来那个执法人员还来给我赔礼道歉。

记:对于中间商卖高价猪、垄断的行为,当地工商所不知道吗?为什么允许这种事情?

李:市场、批发商、工商所都是一家的,联手起来了,高价的利润不是一个人拿的,一个拿搞不久的。

记:你说建议开放镇一级屠宰场,是怎么回事?

李:现在广州开放的屠宰场有六家:天河、茅山、嘉禾、良田、雅瑶、新华。其中良田、雅瑶、新华是私营的,他们愿意接收我送过去的猪,愿意帮杀。我还可以跟他们讲价,我每天杀猪要花1000块钱,这个钱私营老板他想赚,而且服务态度还好。

能够参与竞争的肉联厂太少了,没有选择的余地,你这个不好,我可以去那个地方杀。其实基本上每个镇都有一个屠宰场,有公营的也有私营的,但是镇屠宰场的肉只允许在当地销售。我就想问,你说镇屠宰场不合格、不能在广州市卖,那你为什么允许它在太和卖?为什么可以在当地镇卖?

记:你的意思是说,放开镇屠宰场才能打破垄断、引入竞争。那么镇屠宰场在设备和技术上和市屠宰场有什么区别?

李:一样的。

记:那为什么不放开?

李:现在就6家供应市场,你变成七八个,利益就少了嘛。

记:我还想知道,私宰猪都是问题猪吗?

李:其实不是。私宰猪都是好猪,只有好猪才能打得进水。

记:私宰猪都是注水猪?

李:基本都要打。

记:那怎么分辨打了瘦肉精的猪?据说你们在肉上一按就知道?

李:很难看出来的。一般打了瘦肉精的猪肉颜色特别鲜艳。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投标书代写
办案区防撞软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