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读《的道德痴人》

2019/09/14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如此写母亲的文章有几篇?在我随便浏览的博客中,无意点击进我一生尊敬的先生博客,读到博客此文时,距201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如此写母亲的文章有几篇?
在我随便浏览的博客中,无意点击进我一生尊敬的先生博客,读到博客此文时,距2012年母亲节还有16天。
也曾负笈学俯,在菁菁校园啃过先生的文学评论集。那是本在当时誉满天下的专著啊,依稀记得专著的扉页引用狄德罗的话:“说人是一种力量与软弱、光明与盲目、渺小与伟大的复合物,这并不是责难人,而是为人下定义。”因这本书,当代文学评论对人格形象剖析从此焕然一新。此时对文学的震撼,一定有庄子“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开天辟地之力。
后来就读到冰心奶奶写给先生的一篇短文,内容已记不清,但内有一句话“八闽多才俊,他是出色的一个”。
后来就读到过先生一篇散文,文章开头写到“我又来到海滨,亲吻着蔚蓝色的海。我坐在花间的岩石上,贪婪地读着沧海-------展示在天与地之间的书籍,远古与今天的启示录,不朽的大自然的经典。我带着千里奔波的饥渴,带着长岁月久久思慕的饥渴,读着浪花,读着波光,读着迷朦的烟涛,读着从天外滚滚而来的蓝色的文字。”
后来又知道他去过法国,去取《哪吒闹海》国画。
在我远离书本二十年,近期重新阅读时,突然见到先生在异国的博客,不禁感慨系之,潸然泪下。他经历了个人命运的沧桑巨变,由“鲜花着锦,烈火煎油”的热烈,跌落到无名的寂寞。尽管博友形容他:“独立思考,无畏前行,既有人间猛士的担当,又有禅者无待的洒脱。从未稍改对文学的挚爱,始终不渝有着对读书治学的坚持。”但我总认为,在孤独面前,生活的枯索与心灵的衰竭肯定会注入他的灵魂。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看到已不见昔日豪情的先生照片,我只想期待:归来!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大地在盼望,是日显月隐的天空在盼望,更是东方精神内核文化在盼望!
亲爱的博友,您如果知道先生是谁,一定会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的人生感慨和殷切盼望!也许会和我一起呐喊:先生,归来兮!
读《活着》(外一篇)
吓我一跳,中国政府向海外孔子学院推荐的50本古今名著中,赫然摆列着当代小说《活着》。
确实,《活着》是一部很不错或者说是一部很的小说。
轰动一时的主要原因,就是引发“活着意义究竟是什么?”的哲学追思。是享受?是担当?是希冀?是幻灭?还是虚妄与无聊?我相信,只要读完这本压抑沉闷的小说,每位都会或多或少追寻一番,甚或还会百感凄恻而黯然神伤。
无须这样自作多情、作茧自缚。
“活着”就是新叶初绽。承受“日出天而曜景,露下地而腾文”。主人公福贵,青年时就整日游手好闲,吃喝嫖赌,过着阔绰的生活,他囊括了一切阔少爷的秉性。
“活着”就是栉风沐雨。福贵为生病的母亲出去买药被国民党拉去做壮丁,在战争中,一次次历经生与死的考验。等到回来时失去了父亲、母亲、女儿、儿子、女婿以及给他安慰的孙子。福贵荷载着太多的悲剧,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
“活着”就是姹紫嫣红。总能看到希望,希望是活着的理由。福贵看着清贫的家,不再幻想过去的锦衣玉食,开始为一粒米、一滴油算计,照顾妻子,抚育儿女,在艰难中活下去,并成为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不问脖子上套着什么,肩上压着什么,心里煎熬着什么,有希望头就会朝着前方。
“活着”就是繁花落尽。“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老人唱道:少年去游荡,中年去掘藏,老年做和尚。”一片萧瑟中,福贵走向了生命的。
结尾这个与福贵同行的老牛,暗示着人们普遍难以接受的事实:其实人活着真的只是一种过程,它和万物一样。不管生命赋予人们的是快乐还是悲伤,幸福还是不幸,生趣还是孤单,仅仅是一个过程而已。——活着本身不在于呐喊,不在于进攻,不在于忍受,而在于度过生命赋予的所有日子。
读《战争与和平》(外一篇)
垄断在文学评论上的所有观点都无法述及《战争与和平》的魅力,对这些传统观点的反判,倒能理出它的卓绝之处来。
“素材提炼才能成为题材,才能构成作品”,这是普通作家的说法,而伟大的作家反“提炼”,倡导生活是什么就写什么。为说明此意,我引入一个新概念,即“提炼”的反义词,就是美国法兰克福提出的“扯淡”(Bullshit)。《战争与和平》就是通过史诗般广阔与雄浑的气势,通过纵横交错、宏大复杂的篇章结构,通过战争与和平、心理与社会、历史与哲学、婚姻与宗教之间的大段论述,来将人物形象“扯淡”,使其不够丰满,不够鲜明,不够典范。正因为“扯淡”,库拉金、罗斯托夫、鲍尔康斯基和别朱霍夫四大贵族家庭近千个形象,才个个都像19世纪初的俄国各个阶层的普通人物,个个人物才与历史没有任何隔阂感,才与我们读者“零距离”接触,终得以走出文本活灵活现在我们面前,也才在文学的永恒时空里保持着动撼人心的力量。
“大师,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看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这是罗丹《艺术论》中的话。这里,我再一次引入一个新概念“匿藏”。托尔斯泰凭借自己的艺术天才,跳出发现“美”的阶段,而实现了把“美”匿藏于生活的飞跃。他把每个人的性格及心理匿藏在高难度大场面的战争、舞会、宴席描写之中,匿藏在人生各个阶段,从婴儿降临人间的啼声到死亡的气息奄奄,匿藏在极其简短的对话上面,因不有棱有角而质朴大气,因不入木三分而顺其自然,因不雕章琢句而返璞归真。描写娜塔莎与皮埃尔莫斯科告别的场景,娜塔莎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看到穿着邋遢匆匆走过的皮埃尔,就向他打招呼。皮埃尔因为痴恋娜塔莎又考虑到自身的处境显得漫不经心,他向娜塔莎挥手道别:“明天,不!再见,再见了。”随即停下脚步落在了马车后面。短短的告别语,非常平白平淡平实,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但每个人听后都能体现出战争逐渐临近的紧迫,体现出明天风雨不定的迷惘,体现出在此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依依真情。
文学评论史上有黑格尔的“这个”,即被人津津乐道的所谓“典型”说。《战争与和平》高超至妙之处,就是没有通过“典型”塑造,让人物描上脸谱,静止不动,被翠滴的鲜花簇拥,被明媚的阳光照耀。很难说清“非典型”的概念,其实,无论是现实还是作品,人物形象大多是不可名状的,它是包含着多性格层面的组合体,既不是善恶平行的线性结构,也不是喜悲的平面双色板,而是带有很强的模糊性,这应是塑造人物形象的境界。通过模糊,将人物放在月光下,去掉黛眉与朱唇,或隔着一层薄沙,或放在山朵的另一边,或让其处于变化成长之中,不一定按照读者的思路发展下去。如写皮埃尔,从单身到结婚、从私生子到继承人、从海伦到娜塔莎、从雅各宾派到共济会、从战争前到战中到战后、从贵族老爷到俘虏再到释放、从初出道时年轻气盛到后来的好学深思,他的性格一直处于一种无法停止的状态。再如写安德烈,他的一生经历过很多大的变故,从军、负伤、丧妻、对娜塔莎的爱情及娜塔莎的变心、还有死亡。娜塔莎的变化,尤其是与皮埃尔结婚后,她由原来那个活泼、快乐、爱唱爱跳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位不修边幅、甚至有点吝啬的母亲。表面上看,这种动态似乎缺乏情感稳定性,算不上“典型”,但稍往深处挖掘,便会发现他们身上寄寓了很多东西,包括这个世界上为深沉的感情和悲悯。
喜欢《战争与和平》中一句名言,“每个人都会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战争与和平》恢弘的构思和卓越的艺术描写震惊世界文坛,成为举世公认的世界文学名著和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如果它有缺陷,那可能就是鸿篇巨制,太错综复杂。读者需要毅力、热情和一定的知识储备,才能翻越这座海拔7000米的文学高峰,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失了文学的愉悦与消遣功能。

共 09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组作品赏析文字,我感兴趣的是余华的《活着》,活着只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苦难的一生,显示的确是人坚韧不拔的一种生存精神。其实人活着真的只是一种过程,它和万物一样。不管生命赋予人们的是快乐还是悲伤,幸福还是不幸,生趣还是孤单,仅仅是一个过程而已。——活着本身不在于呐喊,不在于进攻,不在于忍受,而在于度过生命赋予的所有日子。欣赏了,问好。【编辑:兰陵美酒】
1 楼 文友: 2012-10-25 09:5 :52 这组作品赏析文字,我感兴趣的是余华的《活着》,活着只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苦难的一生,显示的确是人坚韧不拔的一种生存精神。其实人活着真的只是一种过程,它和万物一样。不管生命赋予人们的是快乐还是悲伤,幸福还是不幸,生趣还是孤单,仅仅是一个过程而已。 活着本身不在于呐喊,不在于进攻,不在于忍受,而在于度过生命赋予的所有日子。 陕西作协会员,生于六八年,左腿因骨髓炎致残,双耳失聪,已经发表作品一百多篇,代表作为长篇小说《生命的微笑》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急性腹泻使用哪种药物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