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尸档案 第八十章 海象牙

2019/10/12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走尸档案 第八十章 海象牙这话一出,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王泽海嘶了一声,看了看那野人,道:“这老头子能有什么用?”

走尸档案 第八十章 海象牙

这话一出,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王泽海嘶了一声,看了看那野人,道:“这老头子能有什么用?”

周玄业道:“还记不记得那尊神像?”

我道:“那个蛇摩女神?”

周玄业diǎn了diǎn头,接着道:“那尊神像很是邪门儿,摄人心魄,我下去接应你的时候,也差diǎn儿着了道。”韩梓桐立刻道:“没错,多亏了周先生你提早发现。”

周玄业继续吃肉,又道:“我发现,那尊神像似乎能摄人心魄,而这野人,想来是长居那个地方,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韩梓桐立刻道:“您的意思是,这个野人会神智异常,和那尊蛇魔女神像有关?”这一路周玄业二人的表现,看来是已经让韩梓桐等人深深折服了,现在连敬语都用出来了。

周玄业道:“很有可能,只要他不是医学范围上的神智失常,那么我就有很大的几率,让他恢复神智,为我所用。”

王泽海砸了砸嘴,道:“我听出来了,不过,这老头子对你能有什么帮助?”

周玄业漆黑的目光忽然看向王泽海,道:“不是对我,而是对你有用。”

“我?”王泽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是个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面露吃惊之色,道:“你的意思是,这野人可能跟我父亲有关?”周玄业diǎn了diǎn头。

王泽海显然不相信,眼睛微微瞠大,满面狐疑的打量那野人,旋即又看向周玄业:“你确定?”

周玄业没有答话,而是从裤兜里摸出一样东西,扔给了王泽海。

我顺着看去,发现那个是挂坠,像一颗狼牙似的,但比狼牙粗,而且色泽**白,表面还有很多花纹。只是那东西有些脏了,显得油乎乎的,很多细节都瞧不清楚。

王泽海一看见这个挂坠,大惊,道:“这是我父亲的。”

我忍不住插话道:“这东西怎么来的?你怎么确定是你父亲的?”

王泽海深深吸了口气,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牙吗?”不等我回话,他自问自答道:“据説这是‘海象牙’,是一对儿的,另一枚在我母亲身上。”

海象牙,不是我们现在所説的那种可以在海洋动物园里看到的海象,而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説中的一种身受,相传出双入对,十分恩**,不过海象的脾气很暴戾,一但动怒,就搅得大海不得安宁,能生风起浪。而海象牙,则被誉为海上行船的保护符。

据説佩戴这种牙齿,海象就不敢靠近作乱了。

王泽海的父亲是个考古学者,为人不坏,但也不是那种特别正派的。考古这东西,只要稍微有些心眼,很轻易的就能私吞下一些古物。这对儿海象牙,就是王泽海的父亲再一次古墓的挖掘活动中私吞的,后来当定情信物,和他母亲一人一枚。

人们总是痛恨贪污的,不过这世界上,真正完全没有贪心的实在太少了。王泽海的父亲,还算是很严谨的一个人,这对儿海象牙,据説是他父亲的一次贪污经历。

没办法,因为王泽海的母亲,早年前出身是很好的,大家闺秀,温婉漂亮。王泽海的父亲,则是农村出来的,又黑又瘦的xiǎo伙子,天天跟黄泥巴古董还有死尸打交道。要追到这么一位千金xiǎo姐,真是不容易。

别看王**国黑瘦黑瘦,沉默寡言,平日里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但却是个情痴,为了窈窕淑女,经常辗转反侧,发现这对儿海象牙后,听説这牙是一对的,能让人深情相许,便昧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这对儿海象牙真有神效,后来这大xiǎo姐,还真就委身下嫁了。

王**国是个严谨的人,不善言辞,貌不其扬,但他的妻子对他却是死心塌地。用王泽海的话来説,他父亲一辈子,没对母亲吼过一嗓子,两人日子虽然不算阔绰,却是温馨美满。

俗话説家和万事兴,眼瞅着生活越来越好了,王**国却就这么消失了。

王泽海的母亲没有再嫁,如今已经垂垂老矣,住在医院的病房,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两腿一蹬,嘴里念叨着的,始终是自己失踪的那口子。

这海象牙哪里来的?

周玄业指了指那个野人。

王泽海傻眼了,嘴唇颤抖,声音都有些哆嗦:“难道难道他是我爹?”

説着,他像是被这个认知给刺激到,猛的窜起来,窜到了那野人跟前,两只眼睛瞪大,面贴面的打量对方。

王**国是1971年失踪的,失踪的时候32岁,那时候,王泽海才两岁。王**国因为工作所以常年在外面跑,算是那时候早婚晚育的代表,在那个年代,还是不多见的。

如果眼前的野人真的是王**国,那至少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当初,谭刃推演命盘的时候,就説过,王**国还活着,只是当时,我们都弄不明白,一个人,是怎么在沙漠里生存四十多年的。现在想来,莫非是王**国被那蛇摩女神摄去了神智,野人似的在这片绿洲生活了四十多年?

这个可能性,让我觉得匪夷所思,而此刻,那野人看着突然凑近的王泽海,似乎受到了惊吓,顿时大力的挣扎起来,挣扎间xiǎo辫子一甩一甩的,抽到了王泽海脸上。

这一抽,把王泽海给抽醒了,他摸了摸脸,吸了口气,对周玄业説:“你得跟我説清楚,我老爹都死了四十多年了,你你现在搞出个野人来,説这是我爹?我説周老板,你这么办事儿我可不给钱啊。”

我觉得纳闷,道:“找到一个活人,总比找到死人强,不加钱就算了,怎么还倒扣啊。”

王泽海噎了一下,瞪了我一眼,道:“大人説话,xiǎo孩子别插嘴。”

我觉得在工资的事情上,自己必须要争取一下,于是道:“刚才不还跟我称兄道弟吗,怎么一下子就改口了。我説王老板,你别急着不给钱,先听听解释啊。”説着,我看向周玄业,示意他赶紧开口。这次古尔班通古特之行,我们事务所的三人,也算是付出了不xiǎo的代价,要是搞到,连钱也没有,那可太不划算了。

虽説我这次摸了好几串珠子

,看那成色和工艺,即便我不懂古玩,也知道那几样东西,价值只怕不低于八位数。现在这么一比,三百万还真不算什么了。不过有句话怎么説的?苍蝇……它也是肉嘛。

周玄业接触到我的眼神,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从他身上掉出来的,不管他是不是王**国,但他肯定跟王**国有关。老王,你急什么?”

王泽海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又看了看那野人,嘀咕道:“这肯定不是我爹,肯定不是。”

我心想,据説王**国又黑又瘦,身材矮xiǎo,而我们眼前这个野人,虽然一把年纪了,身上的肌肉却不是盖的,仔细一看,六块腹肌呢!王**国能有这能耐?

我实在有些无法理解王泽海这种心理,如果这野人真的是王**国,莫非他还不打算认这个老爹了?

説话间我们吃完了东西,一时也无事可做,我问周玄业接下来干什么,他道:“等,等时间一到,招魂。”他一説招魂,我想起了之前谭刃突然醒来的事,便问周玄业是什么情况。

周玄业闻言,侧头想了想,便跟我讲起了其中的门道。

原来,这走魂和民间所説的丢魂,却不是一个意思。

ps:《走尸档案》书友群:,欢迎各地书友加入。

大同好的癫痫病医院
龙岩治疗宫颈炎费用
陕西治疗阳痿医院
大同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龙岩治疗宫颈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