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章 特蕾丝蒂

2020/01/16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章 特蕾丝蒂第八十章特蕾丝蒂洛里斯特正要去拿酒瓶的手顿住了,顺势打了个响指,招来了旅馆的侍女,然后对面前端坐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八十章 特蕾丝蒂

第八十章特蕾丝蒂

洛里斯特正要去拿酒瓶的手顿住了,顺势打了个响指,招来了旅馆的侍女,然后对面前端坐的黑衣女子笑道:“不知小姐吃过了没有,要不来份烤羊排吧,这里的烤羊排味道不错,配这里有名的红酒十分美味。我能荣幸的请小姐共进午餐吗?”

黑衣女子一怔,目光透过黑色的面纱在洛里斯特的脸上流转,似乎想弄清楚洛里斯特这突忽其来的殷勤是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在听到洛里斯特说的烤羊排和红酒十分美味时她的喉咙急促的动了两下,似是在咽口水。

但这个黑衣女子还是克制住了美食对她的诱惑,盈盈的站起身来轻轻的点头致意:“如果大人您的车队不方便那就算了,打搅大人享用午餐的兴致是我的不对,请大人原谅我的冒昧。”

“等一下……”洛里斯特站起身伸手虚拦:“请小姐等下,或许我该介绍一下自己,我是诺顿.洛里斯特,来自北地的诺顿家族。我的手下去寻找马车正是要组织一只车队返回家族领地,这是我的家族徽章。”

洛里斯特掏出金质的家族徽章放在桌上,徽章上凸起的图案是一只张嘴咆哮的巨熊,而徽章的背面,则刻着繁复的月桂花纹,花纹中间铭刻着洛里斯特的大名。这是洛里斯特准贵族的身份证明,任何一名接受过正统贵族教育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

黑衣女子惊愕的“啊”了一声捂住了面纱后的嘴,显然是没想到会碰上自己要去目的地的正主,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话。

“小姐,怎么了?”

“小姐……”

旁边桌子上站起一个五十来岁管家模样的老头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侍女。

小侍女冲了过来扶住黑衣女子,睁着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洛里斯特,好象洛里斯特对她的小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

那个管家打扮的老头则挡在黑衣女子的面前。

呵呵,洛里斯特笑了起来,老头这气势,恩,黑铁阶,忠心护主,很不错。

黑衣女子这时才反应过来,慌忙示意老头和小侍女让开,自己冲着洛里斯特再次弯腰行礼:“很抱歉,大人,他们只是担心我的安全……”

洛里斯特摆摆手笑道:“没事,我能理解。现在小姐能坐下说说你要去我们家族的来意吗?”

小侍女眼尖,一眼看到了洛里斯特摆在桌上的金质徽章:“啊,徽章,是金的吗?”

然后拿起徽章,放嘴里一口咬了下去……

“别……”洛里斯特大惊,只是来不及制止了。

果然,小侍女一口咬下去就如同咬在精钢上,丢了徽章托着腮帮子直叫疼……

“小姐,这人是冒充的,他的徽章根本不是金子做的……”小侍女眼泪汪汪的朝黑衣女子告状。

黑衣女子以手抚着风帽后的额头,一副明显被自己这不着调的侍女打败了的样子。

洛里斯特忍着笑,捡起丢在一旁的家族徽章,暗中运行了一下斗气,对着小侍女说:“小姑娘,没有一个贵族的徽章会是纯金做的。检验徽章的真假一是看背面的花纹,二是看这个……”

洛里斯特将血脉中残存的斗气输入徽章,徽章的表面腾起一股黑烟,然后慢慢的,黑烟凝结成一头仰天咆哮的巨熊。

“好神奇啊……”小侍女忘了牙疼,看着黑烟凝结的黑熊目不转睛。

“这是因为徽章中加入了一些能联通斗气的特殊材料,根据徽章表面的图案和背后的花纹就能很容易的在输入斗气后达到这种效果。所有的贵族世家的家族徽章都可以依据这个效果来分辨真假,每个家族制作徽章材料的配比和花纹的排列都是很隐密的,外人是很难制作出假的家族徽章。所以想冒充贵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洛里斯特笑着解释,手里家族徽章上黑烟凝结的黑熊在慢慢的消散。

“很抱歉,大人,小维妮太失礼了……”黑衣女人边道歉边摘下带面纱的风帽,露出一张清秀的脸,栗色的长发,知性的大眼睛,小巧的嘴巴,圆润的下巴,只是皮肤似乎苍白了些。

“没事,她很可爱。那么美丽的小姐,现在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共进午餐?”洛里斯特彬彬有礼的再次邀请。

“吃饭?好啊,我要吃烤鸡腿,牛排,煎培根还有奶油布丁和蛋挞……”黑衣女子还未说话,一旁的小侍女维妮已经很高兴的报出一连串想吃的东西了。

“维妮……”黑衣女子慎怪的看着自己的小侍女。

“可是小姐,维妮已经跟着你啃了半个月的土豆了,维妮想吃肉……”小侍女维妮眨着大眼睛很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小姐。

黑衣女子大窘,脸一下通红起来。

“小维妮,你和老人家去那桌子上,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放心,我来买单。”洛里斯特说,示意旁边侍立的旅馆侍女过来:“请给这位小姐来份烤羊排,水果沙拉和奶油松茸,再来瓶红酒。那边那位小小姐想要什么请满足她的要求,OK?”

“好的,大人,您要的很快就好,请稍待。”旅馆侍女知道洛里斯特的贵族身份,态度十分恭谨。

“对了,我还没请教小姐的尊性大名呢?”

黑衣女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是我的错,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尼可.特蕾丝蒂。是尼可.阿尔贝丝的养女,也是她的学生……”

“尼可.阿尔贝丝?这名字好耳熟,我想一下……”洛里斯特凝神思索,很快就想起了什么:“前克里森帝国有名的遗迹研究女学者,教授,获得帝国女爵士的贵族荣衔,曾写过多部关于魔法文明时代遗迹的研究书籍……”

“啊,大人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黑衣的特蕾丝蒂十分惊讶。

洛里斯特笑了:“很简单,我在莫伦特城的晨曦学院求学多年,遗迹学也是我学过的专业之一,这门专业最主要的学习教材就是你母亲所著的那些关于遗迹的研究书籍。想当初为了通过专业考试我差不多把你母亲的那几本书都给背了下来,那段背书的日子,现在想起来真是苦不堪言啊!”

“呵呵……”特蕾丝蒂也笑了起来:“你是为了应付专业考试才去背书的,事实上你有心认真学习的话,根本不用背,我母亲写的书极有条理,你只要掌握了一点就很容易上下联系,一通百通。背书只能说明你根本没用心在学。”

“你说的对,通过专业考试后我发现自己很快就忘了那些背过的内容,再也想不起来。对了,你母亲阿尔贝丝女爵士还好吧?”洛里斯特问道。

特蕾丝蒂的脸色阴沉下来,泫然欲泣:“我母亲不在了,三年前大王子出兵偷袭,三王子率部绝地反攻,双方一场混战毁了半个帝都。就在那场混战中,我母亲遭遇溃兵抢劫,为了保护她的研究心血,结果遇害。我收拾了母亲的手稿和研究资料,带着管家和维妮躲到战神殿的修女院才避开了战争。战争结束后,我才发现家已经被洗劫一空。而这两年,帝都的情况十分糟糕,作为学者,我实在无法维持生计,只好接受好友的劝告,前往北地。”

洛里斯特黯然:“节哀顺变……”

“没什么…..”或许是生活的磨难使这个面色苍白的年轻女学者多了一份异与常人的坚强:“事实上,前往北地投靠诺顿家族一是我好友的坚持,二也是为了继续我母亲的研究。我的好友她叫诺顿.克里丝雅,她说诺顿家族领地虽然在偏僻的北方,却不用担心战乱,我可以在那里安心的继续我母亲的研究……”

“诺顿.克里丝雅?我堂姐?”洛里斯特的记忆里出现了一个胖乎乎的丫头,只是这记忆并不美妙,因为那丫头正捏着小洛克的小脸摆出各种的鬼脸,记忆中小洛克正在哇哇的哭叫……

那时小洛克的母亲还在,小洛克才五岁,那个胖丫头是小洛克素未谋面的二叔的女儿,她随二婶来北地探亲,然后小洛克就成了她最爱的玩具……

惨痛不堪的回忆啊!洛里斯特摇了摇头,把这些痛苦的回忆抛在脑后:“你有我二叔他们一家的消息?能告诉我他们现在的状况吗?”

特蕾丝雅摇了摇头:“我和他们分别也有两年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大人,你的二叔也已经不在了。七年前,也就是大王子举兵叛乱的那段时间,你二叔所在的皇家近卫骑士团遭遇大王子的叛军埋伏,全军覆没,你二叔也未能幸免。你二叔当时是皇家近卫骑士团的副团长,消息传来,你二婶哭晕了几次……”

洛里斯特双手青筋突起:“又是大王子,我记住了,这笔帐我们慢慢算……”

“克里丝雅是个斗气天才,当时她才二十岁就已经是白银二星了。我们家就在你二叔家隔壁,克里丝雅常常跑来玩,她对我很好,象是我的姐姐。你二叔死后克里丝雅就投了军想为你二叔报仇,只是不到一年又跑了回来,很生气,说三王子优柔寡断,只想保住皇位,没有进取之心不值得她为之效力。后来跟二殿下打得火热,她跟随二殿下组织了一支队伍专门找大王子的麻烦.”

“我最后一次见到克里丝雅是两年前,内战快要结束了,三个王子和那些大公们已经在商讨停战协议。克里丝雅回到了帝都,来到了我家。她对我说,三王子为了避免大殿下和二殿下再度闹出三王争位这样的祸事,解散了支持二殿下的白狮军团,并下令二殿下回到他自己的封地去。克里丝雅说要追随二殿下,这次回帝都就是带二婶和她的两个弟弟一起去二殿下的封地。”

特蕾丝蒂述说了她所知道的克里丝雅的消息。

“她没邀请你去?”洛里斯特有些奇怪,自己这个堂姐怎么会让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学者千里迢迢的去北方的家族领地,而不带着她一起去二殿下的封地,明显去北地一路上有风险的多。

“她邀请了,可是我拒绝了。”特蕾丝蒂解释道:“两年前因为要签定停战协议,帝都的居民都以为和平了就能过上安定的日子,只是没想到结束战争后日子反而更难过了,物价飞涨,物资十分紧张。治安越来越坏,更多的人铤而走险落草为寇。大战虽然结束了可领主之间爆发的冲突却越来越多,帝都的日子实在是维持不下去了我才想到去投靠你们诺顿家族。”

“去北地最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母亲的研究。你们家族领地里是不是有个黑沼泽?”特蕾丝蒂问道。

“你说的是黑泥沼泽吧?”

“对,是黑泥沼泽。我母亲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在黑泥沼泽里很可能存在魔法时代末期的遗迹,只是还无法确定遗迹的正确方位。我想去北地看看黑泥沼泽,如果能找到遗迹的话,我也就能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了。”说起她的研究特蕾丝蒂的眼神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洛里斯特撇了撇嘴。

“是真的,我没骗你,我母亲真的有所发现,我也认为在黑泥沼泽存在着没被人发现的遗迹。克里丝雅她也知道,所以她还给我写了介绍信。”特蕾丝蒂以为洛里斯特怀疑她母亲的研究成果,急得都快哭了。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洛里斯特连忙安慰年轻的女学者:“我只是很怀疑你能不能靠近黑泥沼泽,那是北地最为凶险的所在之一。那里生活着一种很凶残的魔兽铁脊湾鳄,有成千上万条,数也数不清。记得家族中就有人见过一头三四十米长的铁脊湾鳄,没有白银阶以上的斗气就别想靠近黑泥沼泽。”

“是这样啊……”听了洛里斯特的话年轻的女学者直发楞。

你以为到了黑泥沼泽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在里面找寻遗迹吗?要这样的话还轮的到你去发现遗迹?早被人挖掘光了,真是天真的女孩啊。

“这样吧,特蕾丝蒂小姐,做为诺顿家族的当家人我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车队一同北上,也欢迎你到我们家族作客。在我们家族领地,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你可以安心的继续你的研究,生活方面不需要担心,一切由我们负责。我们会尽力使你满意的。”洛里斯特说。

这时洛里斯特看见一脸苦相的守备队长匆匆的进了旅馆,看见自己忙走了过来恭敬的行礼致敬:“大人,本地领主科马斯子爵大人已经到了,他请大人前去相见。”

洛里斯特示意守备队长等候一下:“特蕾丝蒂小姐,过两天车队就要上路,因为某些原因,可能需要连续的长时间赶路,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请告诉我们,以免耽搁了车队的行程,可以吗?”

年轻的女学者满脸通红,似乎很不习惯向人求助,迟疑了半天才说自己三人有两辆马车,不过还需要三匹拉车的驮马。

洛里斯特点点头:“请放心,特蕾丝蒂小姐,这些我们会帮你安排好的。你只要等待我们车队出发的消息就行了。请原谅我现在有事需要去会晤本地的领主,只能先行告辞。你的午餐来了,请慢慢享用,如果还要什么就尽管吩咐这里的侍女。所有的帐单都记在我的帐上,请不要客气。”

洛里斯特站了起来行了个礼表示歉意,又吩咐旅馆的老板照顾好自己的三位客人,这才随着守备队长离去。

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解放军148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看牛皮癣多少钱
南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镇江正规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