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七匹狼董事長周少雄:我賽跑時從不回頭

2019/03/06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七匹狼董事長周少雄:我賽跑時從不回頭周少雄,1965年生人,祖籍福建泉州。18歲“殺”入服裝行業,25歲時與七個伙伴一起創立

七匹狼董事長周少雄:我賽跑時從不回頭  周少雄,1965年生人,祖籍福建泉州。18歲“殺”入服裝行業,25歲時與七個伙伴一起創立七匹狼男裝,憑5萬元借款闖入上海灘,一舉成名。1995年首創分銷和代理制銷售模式。經過4年改制,2004年深交所上市,成為男裝股,2008年開始闖蕩線上市場。 七匹狼董事長周少雄:我賽跑時從不回頭 出去闖闖,總不至于餓死 周少雄的老家福建,盛產“閩商”。80年代的泉州,從賣布料的小買賣,積累三兩年開起服裝廠的比比皆是。“閩文化”天生帶著海洋氣質,有從商的根,極度不安分。周少雄在這批“草根”下海的浪潮里,懷揣著中專文憑又有在新華書店工作的經歷,算典型文化人兒。回頭想想,若不是讀書比別人多那么一點,可能想問題也不會更全面和寬廣。 所以在周圍人還在兢兢業業地抄襲的時候,他開始琢磨品牌這回事。七個年輕人坐在一起,選定了狼,又因為是七人,所以叫七匹狼。那個年代,人們對于“狼”的負面認識還根深蒂固,創立品牌之初因為名字的問題飽受爭議和詬病。 為什么是狼?敢想、敢沖、反叛、特立獨行。那時候,創業的激情是哥兒幾個聚在一起,喝酒,豪言壯語。直到現在,周少雄依然愿意強調創業的激情——那是七匹狼骨子里的東西。“無論年輕的90后,還是曾經年輕的60后,年輕人永遠抱有夢想,創造新事物的沖動,和理想”。 有了品牌,去哪里賣?去上海!那時候上海市場上的東西代表了中國輕工業產品的水準。于是七人“兄弟連”帶著借來的5萬塊錢來到上海“淘金”,批夾克成品,全部投放到上海“華聯”、“一百”等一線百貨大樓,想來也是極有勇氣的。 “這是檢驗我們的東西是不是的絕佳方式,就好比今天拿下天貓首頁的首焦位”。 我賽跑時從不回頭看別人 2008年,周少雄又帶著這個成立了18年的男裝品牌“闖”進電商的城池,是傳統品牌中較早布局線上的一波。在他看來,中國的服裝市場,企業之間競爭激烈,但還處于一個規則之下。競爭的過程中,在于做好自己,而不是完全地絞殺敵人。 這跟之前的帶著海洋的“腥味兒”闖蕩商場江湖的老周似乎有點“貨不對板”。他卻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就像賽跑一樣,千萬不要回頭去看別人,重要是拼盡全力去跑。去看別人,看對手,結果是風格規模化,人群大眾化,稀釋品牌調性到人人能接受的程度等于沒有品牌。” 僅有的幾次特別關注對手,是因為“假狼”事件,當年“真假狼”的一場官司讓七匹狼贏了官司的同時也賺足了眼球,甚至成了另類營銷,如今這事他也不愿意多提,直到現在,網上還是存在不少“五匹狼”“八匹狼”,“必要時會追究,有專人在處理”。 七匹狼的營銷曝光相比男裝同行更加低調。這跟周少雄慢慢回歸的心態相關,他講一件產品的價值有三個,價格、品質和服務,營銷可以短時間促成業績的飛漲,但偏重營銷而忽略產品的價值,業績是亞健康的。 從“頭狼”到“布道者” 周少雄也是典型的創一代,經營的卻不是家族企業,這在當時看起來有點另類。周少雄創業的關鍵詞,更多的是“兄弟”,所以從早的七人組合,到后來核心成員團隊的組建,都是以企業化管理為導向。“用人唯要志同道合”。 “我看人,看誠信,第二看特長,是悟性。排除這三項,看的是激情和上進心。” 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這個歲數的企業家奮戰在一線的仍然不少,周少雄正在調整自己的角色,從領頭狼退居幕后,像一個布道者。以前更喜歡講挑戰,但現在講入世,講修行。在他看來,每家公司都是一個修煉的道場,去哪家都一樣,每天遇到的事情都只是一個工具,生命的體驗就是通過這些瑣碎來磨練自己。他希望找到適合的方式跟大家分享,并制定一套規則,讓“狼群”少走些彎路。 這幾年,福建人周少雄改變了早起喝茶的習慣,“沒那么多時間”,但他會刷一遍朋友圈。互聯網的特質是去中心化,碎片化的交往代了線性的,互動邏輯更是不同。他愿意把這些東西運用到生意上,社會關系上,企業管理上。(中國鞋網-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合作媒體:迪貓之夢 寶麗娜海南回元堂药业固本回元口服液
玉林鸡骨草是治什么的
快速缓解腰疼的小妙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