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檀香.某人杯】亲爱的老阅(微型小说 征文 )

2019/09/14 来源:榆林信息港

导读

老阅站在海边的样子还是蛮帅的,一辆自行车停在身后,仿佛他不是为了来看海,而是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只为找个合适的背景。而我,并没有花太多的心思看他

老阅站在海边的样子还是蛮帅的,一辆自行车停在身后,仿佛他不是为了来看海,而是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只为找个合适的背景。而我,并没有花太多的心思看他的背景,我把他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我得出一个结论:老阅好年轻啊!
年轻的老阅皮肤紧致得都让我自惭形秽。其实只要年轻,往哪站都是好看的。我毫不吝啬我的赞美:真好!
是啊,多好!天天面对蔚蓝的大海,世上再也没有烦恼了!他在电脑上回复了我这几个字。
近我总爱做梦,做些很奇怪的梦。
我梦见自己被囚禁在一所监狱里,周围是牢不可破的铁窗,还有高压电,而窗外却是一派春光。我挣扎着想出去,可是每当我把所有的空气吸入肚子的时候,我不是飘起来,而是往下沉,沉得更深,我跌入地狱。地狱里到处是冤死的鬼魂,我问他们为什么没升入天堂,他们说没有天堂。我非常害怕,难道我也要做冤死鬼吗。我问怎么可以离开地狱,他们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吸自己新鲜的血液。我很纳闷:那不是死得更快吗。他们不停游走在我的身边:身体没有血色、眼泪纵横、眼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绿光。
我的头一连痛了好几天。我害怕睡眠,害怕夜晚,尤其害怕和那些死鬼打交道。这些死鬼,我已分不出他们好坏,他们和我说话的时候态度诚恳,可是他们看我的眼神却是鬼鬼祟祟。我心里也住着一个鬼,我知道它随时可能把我吞噬掉。
我把这些有选择性的告诉老阅。除了老阅,我没有再认识第二个年轻的男性。
原谅我保守的思想,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老掉的,生命里的男人如果少得可怜,是会老得更快的。
我想抓住老阅,在还没有完全老掉的时候。
头痛得厉害吗,看医生了吗。老阅果真对我表露出十分的关心。我十二分的开心。我按压着太阳穴,龇牙咧嘴地叫苦。
这是怎么弄的,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老阅仿佛又要骑着那辆自行车跨越大半个中国来看我的样子。我倒是希望他来,这样我可以老得慢些。
梦依旧做着,只是升级换代了,科技要进步,梦也一样。
我竟然变成鬼了,出了监狱。周围都是文明人,我有着一双绿光的眼。我对自己的同类很熟悉,我很快就能闻到他们身上不一样的气息。
他们让我安静,如果说出他们是鬼,他们要掐死我。我很害怕。我对自己的害怕感到困惑,我已经是鬼了,怎么还怕呢。我到底怕什么。
我想对老阅说。老阅太年轻,人和鬼的世界终究是不一样的,我想和他保持一致。
老阅有着忙不完的事情。而我这个鬼,游手好闲。
我问老阅每天都忙些什么。老阅说,忙着考试,忙着谈恋爱,忙着找工作,忙着结婚。
我一听说他要忙着结婚,我觉得他是在和我开玩笑。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就结婚呢。
你不觉得人很孤单吗。他问我。这让我感到胆战心惊,因为我怕他看出我不是人。
是啊,很孤单。我叹着气,一副很孤单的样子。
他说,你也结婚啊。
我吗,我跟谁结婚,鬼吗。我想和老阅结婚,可他是人,不是鬼,这让我感到心疼。我心一疼,眼里的绿光更绿了。
我想和你结婚,老阅。我摸着发疼的绿眼,嘟囔着。
别开玩笑了。老阅没有直接说我老,但我知道。我决定立刻离开老阅。
我想重新回到监狱。在回去前,我一次问老阅: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为什么不结婚。喜欢不一定要结婚。
人就是聪明,比鬼聪明。
我把绿眼睛摘掉,换了副红色的。这样吸自己血的时候,颜色会更统一点。
可是地狱和监狱不再欢迎我。他们说我沾染着人的气味。他们说我的眼睛变了颜色。
我和老阅连亲吻都没有,怎么可能沾染人的气味。他们只是找借口罢了。
我哪里都去不了。我重新找老阅。
老阅也不要我了。他找了个漂亮的妻子,并且没给我吃喜糖。我也没有送礼。
我的头痛加剧。精神恍惚。
冤死鬼从地底下爬了出来。他们寻找各自的冤家。
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他们自己已经没有血可以吸。
监狱里的人也都放了出来。他们并没有因此行善积德,反而变本加厉。
如果没有错,监狱里放出来的人应该有可能就是冤死鬼要找的人。这下世界会很热闹。
我用红色的眼睛看着我臆想的一切,包括幻觉,比如犯人再次绳之以法,比如冤死鬼不再含冤。
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睛在滴血,我分不清那是不是血,大片大片红色掉落。
我看海的颜色也很奇怪,红和蓝叠加在一起的颜色。这让我的眼睛很不舒服。
老阅怎么就老了。他好像并没有谈恋爱就结婚了。这样也可以吗。
他身后的自行车不见了。他并没有打算骑着自行车跨越大半个中国来看我。我只是看了余秀华的诗出现了幻觉。
余秀华确实写了本诗集,叫摇摇晃晃的人间。人间果真是摇摇晃晃的。
我的头痛已经无药可救了。它继续转,转到我的肚子,我的脚心。
我开始踮着脚走路。脚心是痛的。
我就这样踮着脚走到海边,走到老阅的住处。
老阅抱紧我。我问,你妻子呢。
我没有妻子。老阅开始吻我。
我放下脚,放下脚心。
一望无垠的海。我想到海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只是面朝大海,他没有福气等到春暖花开。
我问老阅,春天来了,花儿开了,我们该怎么办。
结婚。
和谁。
和你。
别开玩笑了。我老了,你也老了。我说。
我的眼睛又变成绿色。我感到害怕。
我的血也不多了。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也不多了。
地狱和监狱里的都要各自回到自己的去处。我也不例外。
人间、地狱、监狱我都去过,可我没去过天堂。
我很不甘心,抓住一个冤死鬼问,真的没有天堂吗,你没去过不代表没有。
他看着我,态度很诚恳,眼神很怪异。我感到厌倦。
人间到处可闻天堂,但天堂到底在哪里。
我的时日不多,我没有力气去寻找天堂。我也没有力气和老阅结婚。
老阅从头到尾都不是我的男人。尽管我眼看着他时觉得他像。
我不想下地狱。
老阅只是个好人。他在我头痛的时候给了我安慰。
我要给老阅找个好女人。趁着我时日不多。
但我找不到他。他也找不到我。
我已经下了地狱。我喝尽了自己身上一滴血。
他,我亲爱的老阅,他没有恋爱,没有结婚,他只是撒了个善意的谎。
我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再老,也没有我老。
他再喜欢我,也不如我喜欢他。

共 2 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玄幻小说,用充满深情的语言写出了一个幽灵和人类的爱情,幽灵喜欢的人叫老阅,两个不同世界里面的生灵不会有爱情的结果。于是老阅撒了个谎,说他已经结婚了。知道幽灵下到地狱里面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结局。令人感叹不已的小说,充满梦幻般的语言将读者带到新的世界里面,情节精彩,构思独特,结构紧密,脉络分明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问候作者。【编辑:卡米】
1 楼 文友: 2017-0 -15 17: 2:42 谢谢卡米! 不妄加评论他人是教养,不被他人评论所左右是修养。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 -16 00: 8: 9 谢谢!
 楼 文友: 2017-0 -15 20: 5:58 问好,敬茶,拜读!感谢投稿,创作愉快!
回复  楼 文友: 2017-0 -15 21: 1:56 谢谢彩云社长,问好!
4 楼 文友: 2017-0 -15 22: 5:14 老阅老阅,不过一个传说,爱情也不过是个传说,.而人间地狱确是个真实的存在。无论是人是鬼,不过都在炼狱而己,而真正能够进入天堂的人却没有一个。因为天堂与爱情一样,也不过是个传说。
回复4 楼 文友: 2017-0 -16 00: 7:09 : )
5 楼 文友: 2017-0 -15 2 :08:55 拜读老师佳作,遥祝老师吉祥安康!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 -16 00: 8:04 禅心你好!小孩上火
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儿童口舌生疮
9个月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