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永不消失的污染源河北永清文安污染调查

2018-11-30 21:29:28

永不消失的污染源: 河北永清、文安污染调查

随即打开河北省环保厅站进行搜索,发现2011年9月21日文安县苏桥镇善来营村村民张全力曾举报本村村支部书记张崇亮,占用可耕地开办电渡厂,并造成污染。随即,寻找这位叫做张全力的举报人,但没有找到。在寻找张全力的过程中,非常幸运地碰到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

他告诉,自己是容城县古贤村人,过去他们的村子以拉链染色为主,污染严重,村民怨声载道,现在他们村很多搞拉链染色的人迫于压力都搬出来了,但生产工艺一点也没有改进,只是将污染由一个村搬到了另一个村。而他现在就在调查周围类似企业的污染情况,准备将来交给上级部门,铲除这些赚黑心钱的企业。

他告诉,他通过调查得知南善连营村的电镀企业没有一家经过环评,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污水处理设施,而且都采取简单地挖池沉淀,严重污染了土壤和地下水,对周围村民的身体健康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随即,采访了着名环境专家、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先生。在中,赵章元告诉,电渡染色都是高污染行业,其废水中含有对人体有害的重金属,电镀废水必须进行处理后达标排放,否则就是违法。赵章元说:“电镀废水污染了土壤,虽然能生长庄稼,但其中的重金属会通过粮食进入人的体内,给人的身体健康造成巨大的危害。”

在河北环保厅的上回复中,看到:今年4月份,省厅按群众举报,省环监局信访办到该厂查实,确认为“十五小”企业后,文安县政府和县环保局高度重视,组织公安、环保、工商、电力等部门联合执法,于5月6日切断了该厂的高压用电,使其彻底丧失了生产能力。经近几个月县环保局多次巡查,该厂一直未有生产迹象,企业负责人已到外地经商。

但通过的观察,在厂区内除一家处于位置较偏僻的染色企业烟囱没有冒烟,无法确定是否生产外,其他电镀企业都在忙着。

知情人还告诉,白沟镇还有几家拉链企业同时在从事电镀和染色行业。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有着河北“小香港”之称的白沟镇。

看到白沟镇工业园区的规划很好,不少企业都在园区内落户,一片紧张繁忙的生产景象。知情人带观察了三家企业,分别是利伟拉链有限公司、恒昌拉链有限公司和保定洪峰工业园。恒昌拉链有限公司和保定洪峰工业园可以明显看到锅炉的蒸汽蒸腾,正在生产中,而利伟拉链有限公司由于其车间靠后,无法看清是否生产。

知情人告诉,这几家企业都是属于违规经营,它们的经营项目中根本没有电镀染色,这些都是需要到环保局特批的,只有经过环评后才能生产。

在河北工商局站的企业注册信息中看到:保定恒昌拉链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加工生产销售拉链、拉头、箱包五金饰件。保定洪峰工业园的经营范围是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处理加工、箱包、家装、灯具五金、挂具制造销售、塑料包装、服装五金配饰销售;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进出口业务。而利伟拉链有限公司没有查到注册信息。

电镀行业是重污染行业,电镀生产所带来的废气、废水、废渣,严重污染环境,影响人体健康。小电镀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十五小”,其排放的污水含有大量氰化物等剧毒物质,属于国家规定的一类毒性污染物,严重危害土壤、水源及人体健康。为什么已经被多次举报、多次检查的污染企业没有真正实现关停?为什么分明没有电镀染色资质的企业明目张胆的进行生产呢?这一切在赵章元先生看来都可以归结为利益。是砍不断的利益链条造成了今天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

一方面是违法者利益驱动对污染环境和人们身体健康的漠视,另一方面是部分环境执法者执法不严查而不关,关而不停,致使调查地区的污染企业生产不断,对环境的危害持续加重。如此下去,我们的环境何时才能让人放心?赵章元先生中无奈的对说:“现在只有社会公众和媒体联合起来,让那些违法污染环境的企业无处遁形,才能让我们的环境慢慢好起来。”

近日打开河北省环保厅的站,在浏览中偶然发现这样一则举报内容:省环保的同志们,谢谢你们对我们南范庄村民举报的重视和关心,但是,南范庄村旺达棉业南100米路西的染色厂没有关停和取缔。的确是关了两天,但是,现在又在生产。举报时间是2011年9月21日。

在河北省环保厅的回复中,看到:小五间房村拉链染色加工点,位于永清县刘街乡小五间房村北约1.5公里,距永清县南范庄村东南约1公里处。该加工点占地面积约3亩,投资金额15万元,有简易厂房2间,约50平米,活动板房6间;有全封闭蒸染罐10个,有0.7吨立式层燃手烧锅炉一台,有旋风除尘器。主要生产工艺为:将拉链放入全封闭蒸罐,并放入染料,用蒸汽将其雾化、冷却后成品。该加工点2011年6月筹建,无环保审批手续,属家庭小作坊企业。生产时无废水排放,只有微量水蒸汽的冷凝水外排至院内坑中。2011年7月11日,永清县环保局执法人员对该拉链加工点进行现场监察时,要求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下达了《环境监察现场报告单》等相关法律手续。

在的浏览中,又发现时间为2011年8月19日群众对同一涉嫌污染企业的举报,在回复一栏中看到9月20日执法人员再次对该加工点进行现场监察时发现该加工点未生产。

一方是多次检查没有发现生产迹象,一方说染色厂依然在生产,到底真相如何?决定到现场实地探访。

初冬的燕赵大地庄稼收获,到处是一片肃杀之气。几经询问,多方辗转,终于来到了永清县南范庄村南的小公路。这是一条非常偏僻的乡间公路,路上车很少,两边有四五家收购棉花和从事棉花加工的企业,而写有旺达棉业的厂房大门紧闭,墙上的字也被粉刷的模糊不清。从位置来看,这的确是一个不被人注意的所在。

顺着路口向南望去,一片小树林旁,一个盖有蓝色厂房屋顶的院子里热气蒸腾,显然是有锅炉在使用。就在在厂房四周寻找线索时,一辆装有满满一车待染拉链的130货车由小公路右转径直开进了院子里。目测估计,车上至少装有2吨左右的拉链。由此可以证明此加工点依然在运行着,并没有关闭。

一位自称是南范庄村的村民告诉,这个拉链染色厂是容城县古贤村一个叫李家帮的人和他们当地的王佩印合伙成立的,根本没有任何环保设施,已经生产了半年多时间,对我们村和附近环境都造成了污染。我们也向永清县环保局反映过,但是,每次都是罚了款以后继续生产。

这位村民还告诉,现在拉链厂很机警,每天都有人在公路上放风,监视一切对他们拉链厂生存会产生影响的“可疑分子”。他还让赶紧离开,以防不测。,他告诉,他们南范庄这还算是好的,厂子少,污染不太严重,在20多里外的文安县苏桥镇南善连营村电镀染色厂更多,到那里一定会有大“收获”。

在公路上五六个聊天男人的注视下,踏上了赶往文安县苏桥镇南善连营村的路程。车行十几里到达苏桥镇,在路旁小商店买水时,问起南善连营村的情况。老板娘告诉,那里是有名的电镀村,很多人都因为搞电镀厂发财了。

南善连营村同样是一个不易寻找的村庄,经过多方询问,沿着一条散发着臭气的小河来到了位于南善连营村村南的电镀厂区。

这是一片开阔的地域,在两条乡村公路的十字形交叉地带,大片的农田包围着大约有20亩左右的电镀厂区。沿公路边六七家电镀染色厂依次排开,不断有车拉着电镀好的钢管离开。一侧路边由木板和石棉板搭成的简易小屋,脏乱不堪。路边卖水果的妇女告诉,这是工人们居住的宿舍。

这么大规模的电镀厂区,究竟有没有污染问题呢?在路边的打探没有任何收获,摆摊的人都三缄其口,不愿告诉任何情况。

巴劳木
IP网络广播系统设备
西门子dp接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